撤销非诉行政执行裁定书起诉状

  发布时间:2014-08-05 10:05:35 点击数:
导读:行政起诉状原告:XXX,女,汉族,XX年XX月XX日出生,地址:重庆市九龙坡区渝XXXXXX,联系方式:XXXXXX。被告:重庆市国土资源和房屋管理局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分局,法定代表人:李军,职务:局长,地址:重庆市九龙坡区…

行政起诉状

原告:XXX,女,汉族,XX年XX月XX日出生,地址:重庆市九龙坡区渝XXXXXX,联系方式:XXXXXX

被告:重庆市国土资源和房屋管理局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分局,法定代表人:李军,职务:局长,地址:重庆市九龙坡区石桥铺科园三路50号。

原告因重庆市国土资源和房屋管理局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分局行政处理决定一案不服《重庆市九龙坡区人民法院非诉行政执行裁定书》(2014)九法非行审字第00003号,现提出申诉,请求及理由如下:

请求事项:

  1. 请求撤销《重庆市九龙坡区人民法院非诉行政执行裁定书》(2014)九法非行审字第00003号。

  2. 请求确认重庆市国土资源和房屋管理局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分局《行政处理决定书》(高新国土房管处理决定[2013]28号)违法。

事实和理由:

原告是重庆市九龙坡区XXXXXX村民,在高庙村张坪组有一处合法土地和房屋,后被纳入征地拆迁范围。因重庆市人民政府高新区技术产业开发区管理委员会(下称“高新区管委会”)和重庆市国土资源和房屋管理局高新区技术产业开发区分局(下称“高新区分局”)的征地补偿没有按照国家的法律法规依法进行,没有征求村民的意见,对原告所在村的房屋土地按2008年的补偿政策进行补偿群众意见很大,不得人心。高新区分局作出高新国土房管处理决定[2013]28号,后九龙坡区人民法院提出强制执行申请

原告认为高新区管委会和高新区分局等政府部门征地行为存在严重违法,高新区分局对原告作出的行政处理决定严重违法,九龙坡区人民法院作出的非诉行政执行裁定对于高新区分局行政处理决定的审查同样存在着严重违法,没有遵循基本的法定程序具体如下:

一、行政处理决定作出的程序违法

1、行政强制决定书没有送达,对原告不产生任何法律效力

告知是行政行为成立生效的必要条件之一,行政机关在作出影响相对人利益的行为时,应当事先告知该行为的相关内容,没有告知或者不恰当的告知必定会影响相对人行使程序上和实体上的权利。送达就是将处理结果交付当事人的程序。《行政诉讼法》规定,法律文书必须送达才能产生效力,否则不应对原告产生法律效力。

2013年7月3日,高新区分局作出高新国土房管处理决定[2013]28号,高新区分局在作出行政处理决定书后,没有依法送达原告原告从来没有收到甚至见到过有关部门送达的相关法律文书,由此也导致原告根本无法知晓行政处理决定的存在,无法提起复议或诉讼。

2、行政机关作出行政强制决定书前没有催告

高新区分局在作出对原告的行政处理决定书前,没有依法进行催告,原告也从来没有看到任何催告文书,无法行使最基本的陈述权、申辩权。

    二、法院作出非诉行政执行裁定的程序违法

    2014年1月9日,九龙坡区人民法院作出非诉行政执行裁定书[2014]九法非行审字第00003号,但是九龙坡区人民法院在受理、审查、作出裁定中均存在严重违法:

1、没有依法举行听证

根据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印发《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关于非诉行政执行工作的若干意见》(渝高法[2004]244号)的通知第二十一条:“具体行政行为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行政庭应当将听证权利告知书送达被申请人,告知被申请人有要求举行听证的权利:(一)责令停产停业的;(二)拆除违章建筑的;(三)强制迁出房屋的;(四)强制退出土地的;(五)对个人处以2000元以上罚款和收费的;(六)对单位处以2万元以上罚款和收费的。”

很显然,强制搬迁房屋和强制退出土地,属于必须进行听证的情形,九龙坡区人民法院及承办法官彭贵刚、薛梅、佘洁没有将听证权利告知书送达给原告,导致本案没有经过必须进行的听证程序即作出非诉行政执行裁定书,属于严重的程序违法。

2、超期作出非诉行政执行裁定书

根据《行政强制法》第五十六条规定:“人民法院接到行政机关强制执行的申请,应当在五日内受理。第五十条规定:“人民法院应当自受理之日起三十日内作出是否执行的裁定。裁定不予执行的,应当说明理由,并在五日内将不予执行的裁定送达行政机关。”

高新区分局申请强制执行的日期为2013年11月25日,即使按照最长的受理时限(5日内),也应该在12月2日受理(11月30日、12月1日为周末),按照前述自受理之日起三十日内作出是否执行的裁定,也应该在2014年1月2日(2014年1月1日为法定节假日)作出裁定。但是本案的非诉行政执行裁定书的作出日期均为2014年1月9日,属于违法。

3、没有送达权利告知书和申请执行书副本

根据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印发《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关于非诉行政执行工作的若干意见》(渝高法[2004]244号)的通知的第十六条:“符合立案条件的,立案庭应当在7日内立案,将受理案件通知书送达申请人,将权利告知书和申请执行书副本送达被申请人。送达给被申请人的权利告知书应当告知被申请人以下事项:(一)案件的由来;(二)被申请人对进行合法性审查的审判人员和实施强制执行的执行人员有申请回避的权利;(三)被申请人对具体行政行为的合法性有提出异议的权利。”

2013年7月3日,高新区分局作出高新国土房管处理决定[2013]28号后向九龙坡区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九龙坡区人民法院及承办法官彭贵刚、薛梅、佘洁受理强制执行申请后,没有将权利告知书、申请执行书副本送达原告,剥夺了原告申请回避和提出异议的权利行政处理决定的合法性有提出异议的权利。

    4、没有听取原告的意见

    根据《行政强制法》第五十四条规定:“人民法院发现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在作出裁定前可以听取被执行人和行政机关的意见:(一)明显缺乏事实根据的;(二)明显缺乏法律、法规依据的;(三)其他明显违法并损害被执行人合法权益的。”根据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印发《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关于非诉行政执行工作的若干意见》(渝高法[2004]244号)的通知第十九条:“行政庭应当组成合议庭以书面或者听证方式审查具体行政行为的合法性。以书面方式审查的,应当主动听取被申请人的意见并制作笔录。”

    九龙坡区人民法院没有以听证的方式审查具体行政行为的合法性,如果说其以书面方式审查,也没有听取原告的意见,属于严重的程序违法。

5、高新区分局的申请材料不符合法律规定

根据《行政强制法》第五十四条规定:“行政机关申请人民法院强制执行前,应当催告当事人履行义务。”第五十五条的规定:“行政机关向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应当提供下列材料:(一)强制执行申请书;(二)行政决定书及作出决定的事实、理由和依据;(三)当事人的意见及行政机关催告情况;(四)申请强制执行标的情况;(五)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其他材料。强制执行申请书应当由行政机关负责人签名,加盖行政机关的印章,并注明日期。”

事实上,原告从来没有收到任何政府机关的催告文书或行政处理决定文书。高新区分局在申请强制执行前没有进行合法的催告程序。因此,其向九龙坡区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也不可能提供合法的催告情况说明,更没有作为当事人的原告的意见等其他相关材料,高新区分局的申请不符合法律规定的条件,应当裁定不予受理。

三、征收补偿标准违法

高新区管委会和高新区分局等政府部门依据1999年颁布的《重庆市土地管理规定》、《重庆市征地补偿安置办法》及2008年实施的《重庆市人民政府关于调整征地补偿安置政策有关事项的通知》,对原告的房屋拆迁进行征收补偿。这种补偿安置方式,完全不符合国家的法律、政策规定,直接侵害了村民的合法权益。

2005年《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审判庭关于农村集体土地征用后地上房屋拆迁补偿有关问题的答复》(法[2005]行他字第5号)明确答复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行政机关征用农村集体土地之后,被征用土地上的原农村居民对房屋仍享有所有权,房屋所在地已被纳入城市规划区的,应当参照《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及有关规定,对房屋所有权人予以补偿安置。

随着法规的调整,2011年最高人民法院又通过司法解释的情形对这一问题进行了解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农村集体土地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二条第二款规定:“征收农村集体土地时未就被征收土地上的房屋及其他不动产进行安置补偿,补偿安置时房屋所在地已纳入城市规划区,土地权利人请求参照执行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补偿标准的,人民法院一般应予支持,但应当扣除已经取得的土地补偿费”。因此,对原告的房屋拆迁安置补偿的标准应该是国有土地上房屋的征收补偿标准。有关部门提供的补偿方案显然不符合法律规定,也难以实现《宪法》、《物权法》规定的征收公民合法财产给予合理补偿的基本原则。

四、征地批准文件已失效

高新区分局在行政处理决定书中提到,原告的房屋已经重庆市人民政府渝府地[2006]88号文批准实施征收,重庆市人民政府渝府地[2006]88号文应自下发之日(2006年3月2日)起两年内实施征地补偿安置和用地,满两年未实施征地补偿安置和用地的,自动失效。2006年3月2日至今已达8年有余,征地批准文件早已失效。

五、补偿安置方案公告违法

高新区管委会的征地公告[2006]02号作出日期为2006年3月11日,但是高新区分局《关于征收重庆高新区小沟、张坪经济合作社集体土地补偿安置方案的公告》的日期为2012年9月3日。根据2001年10月22日发布的《征用土地公告办法》(国土资源部令第10号,现名称修改为《征收土地公告办法》)第七条规定:“有关市、县人民政府土地行政主管部门会同有关部门根据批准的征用土地方案,在征用土地公告之日起45日内以被征用土地的所有权人为单位拟订征地补偿、安置方案并予以公告。”

该补偿安置方案公告的作出时间(2012年9月3日)距离征地公告[2006]02号作出时间2006年3月11日已经超过6年多,已经严重违法。

综上,针对原告房屋土地的征地存在严重违法,给原告的合法权益造成了极大的损害,现在原告的房屋随时可能面临着非法强拆。高新区管委会和高新区分局等政府部门征地行为已经不是轻微的程序瑕疵,而是完全无视国家法律的明文规定,连最基本的程序和形式都不顾,尤其是作为最应该讲法律的九龙坡区人民法院自身也完全罔顾最基本的法律程序

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指出,要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义,所有司法机关都要紧紧围绕这个目标来改进工作,重点解决影响司法公正的深层次问题。要坚持司法为民,加大对困难群众维护合法权益的法律援助,积极回应人民群众对司法公正公开的关注和期待,确保审判机关依法独立公正行使审判权。

综上所述,《重庆市九龙坡区人民法院非诉行政执行裁定书》(2014)九法非行审字第00003号和重庆市国土资源和房屋管理局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分局《行政处理决定书》(高新国土房管处理决定[2013]28号)均严重违法,枉法裁定,事实不清,应该依法被撤销。恳请贵院依法履行审判监督职责,维护司法公正、公平。

此致

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

           

                                                      具状人:

                                                 2014年   月    日

 

附:

1、本起诉状副本2份;

2、原告身份证复印件1份;

3《重庆市九龙坡区人民法院非诉行政执行裁定书》(2014)九法非行审字第00003号复印件1份;

4重庆市国土资源和房屋管理局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分局《行政处理决定书》(高新国土房管处理决定[2013]28号)复印件1份。

 


上一篇:关于彭某(户)、廖某(户)房屋 非诉行政执行案的法律意见函 下一篇:甘肃平凉市庄浪县蒙某就房屋征收拆迁问题向庄浪县城建局提出的律师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