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某某不服赣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4)赣中刑一终字第36号《刑事裁定书》再审申请书

  发布时间:2014-07-10 17:26:37 点击数:
导读:再审申请书再审申请人(原审被告、二审上诉人):张某某,法号“XX”,男,汉族,身份证号:3612XXXXXXXXXXXX,地址:安远县欣山镇再审申请人因涉嫌故意伤害罪一案,不服安远县人民法院(2013)安刑初字第5号《刑事判…

    

 

再审申请人(原审被告、二审上诉人)张某某,法号“XX”,男,汉族,身份证号:3612XXXXXXXXXXXX,地址:安远县欣山镇

   再审申请人因涉嫌故意伤害罪一案,不服安远县人民法院(2013)安刑初字第5号《刑事判决书》、赣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4)赣中刑一终字第36号《刑事裁定书》,现提起上诉。


    
再审请求: 
    
1、请求贵院依法公开审理此案;

2、撤销赣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4)赣中刑一终字第36号《刑事裁定书》,并依法改判再审申请人无罪。
    

    
事实和理由: 
  二审裁决以肖某某的轻伤是再审申请人所致,因此裁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我们认为,二审裁决据以定罪量刑的证据不确实、不充分,适用法律确有错误,肖某某的轻伤并非再审申请人所致,再审申请人无罪。根据《刑事诉讼法》第二百四十二条第二项、第三项的规定,依法提起再审,具体理由如下:

一、二审裁决据以定罪的证据不确实、不充分,原有证据不能证明肖某某受伤部位是再审申请人所致。

根据一审判决中证据(五)鉴定结论,我们姑且认可肖某某轻伤的结果,该鉴定结论中表明:肖某某受伤部位为左侧眼眶内侧壁骨折。请法官注意,我们来分析一下眼眶内侧壁的具体位置。据百度百科查询,眼眶是容纳眼球等组织的类似四边锥形的骨腔,左右各一,互相对称。眼眶分四部分组成:1、比较坚固的外侧壁2、与前颅凹和额窦连接的上壁3、与上颌窦连接的下壁4、与筛窦、鼻腔相邻的内侧壁。由此得知,内侧壁是指和鼻腔相邻的部分,靠近鼻子的周围。外侧壁是指与太阳穴靠近的眼睛周围。肖某某的受伤部位左侧眼眶内侧壁显然是指左眼睛中靠近鼻子的一侧,即鼻梁和左眼睛之间的部位。

我们再来看看再审申请人殴打的部位。所有证据中关于殴打部位的陈述如下:证据(一)再审申请人自己的陈述,用拳头殴打的是肖某某的“脸颊”。证据(二)肖某某自己的陈述,再审申请人殴打的是“左侧太阳穴,左腮和胸部”。证据(三)中证人廖某某的证言,殴打的是“脸部”,证人黄春的陈述,殴打的是“头部”。综合以上我们看出,脸颊、左侧太阳穴、脸部、头部是再审申请人的殴打部位,肖某某自己作为受害人,其陈述的“左侧太阳穴”应当是相对于其他人更为准确,那么“脸部”、“头部”的陈述虽不精确,但是和“左侧太阳穴”的描述也比较接近,因为“左侧太阳穴”靠近“左脸颊”,也靠近“头部”,也可称“脸部”。也就是说,“左侧太阳穴”是最为准确的殴打部位,即左眼睛的外侧壁。

尊敬的法官,鉴定的受伤部位:左眼眶内侧,即鼻梁和左眼睛之间的部位”,殴打的部位:左眼眶外侧壁即“左侧太阳穴”部位,显然不是同一个部位。一个位于眼睛的内侧,一个位于眼睛的外侧。对此情形,控方在一审中的解释是殴打左侧太阳穴时的冲击力造成眼眶内侧壁骨折,显然该解释很荒谬。我们知道,眼眶内有眼球、视神经、眼外肌、泪腺、脂肪、血管、神经等,如果控方的解释成立的话,其巨大的作用力将首先是左眼眶外壁骨折,然后其冲击力将眼眶内的眼球冲击出去,视神经出现问题,再到达内侧壁。而非跨越眼眶内的内容物直接冲击到眼睛靠近鼻梁的内侧壁,致使其骨折。荒唐至极!!!实际上,只有直接的力量才可能造成骨折,也就是说,如果再审申请人直接殴打的是肖某某的左眼眶内壁,即直接殴打鼻梁靠近眼睛的一侧,才会出现骨折的可能,同时也会伴随眼神经出现问题。但问题的关键是,并没有证据证明再审申请人殴打了肖某某鼻梁靠近眼睛的一侧。另外,据我们了解,被害人喜欢打篮球,曾经在和别人打球过程中左眼眶内壁骨折过,具体时间不详。

综上所述,我们该知道了肖某某的受伤部位绝不是再审申请人所致,故再审申请人没有犯罪事实,现有证据不能证明再审申请人实施了犯罪行为,故应撤销原审判决,改判再审申请人无罪!一审、二审法院罔顾事实,我们有理由怀疑,行政干预司法非常严重。

二、在主观方面,再审申请人并没有伤害肖某某的故意。

从整个卷宗材料看,从魏兴艳的第1次询问笔录中(第3页)可以看到,“在唐祥萍倒地后,魏兴艳和再审申请人积极抢救”。肖某某的第1次询问笔录中(第5页倒数第5、6行),“再审申请人和魏兴艳将唐祥萍的头扶到枕头上,后来就是再审申请人打我”。第2次询问笔录(第2页最后1行)中,“唐祥萍倒地了,再审申请人朝我左边脸颊等打了一拳”。第二段视频中,我们可以看到,唐祥萍倒地后,肖某某一直在袖手旁观,没有积极的进行抢救唐祥萍,而是魏兴艳和再审申请人在积极抢救,肖某某还主动挑起事端,。在视频中4:06时,肖某某说,“没问题,不要动他。”再审申请人气呼呼的回应道,“气都没了,还没问题”,然后就动手打了肖某某两拳。在5:29时,再审申请人说,“死到这里了。”然后又对肖某某的胸部打了一拳。

应当说,再审申请人的前两拳是在肖某某的语言挑唆下其本能的反映。看到自己的兄弟突然倒地不省人事,没有呼吸,肇事凶手冷眼旁观,还说没事,本能的施出了两拳。再接下来的施救过程中,再审申请人看到唐祥萍确实没救了,于是又施了肖某某胸部一拳。正如再审申请人在询问笔录所说,“我实在是气不过”。各位试想,如果我们的兄弟姐妹刚刚被他人伤害,凶手就在你的面前,你是否也会本能的伸手打人,还是保持极度的克制?我们认为,再审申请人的行为只是本能的一般殴打行为,以解心头之气,主观上并没有伤害肖某某的故意,并不希望或者放任自己的行为要将肖某某置于何种程度的伤害。如果再审申请人在唐祥萍死后的一段时间里,越想越气,又去找到肖某某,主动打人,当然可以认为是故意伤害的行为,但问题是案发现场发生的情况,是我们每一个有血有肉的人的本能反应,而非伤害故意。犯罪事实不存在,更无从谈起再审申请人具有伤害故意。

三、原审法院适用法律确有错误,依法应当再审审理。

从公诉方提交的证据我们可以看出,再审申请人张某某在2012628日当天,在唐祥萍倒在地上之前,张某某一直没有主动伤害肖某某,没有伤害的意图,更没有伤害的动机。本案中,我们不能忽略这样的事实,张某某作为在家居士,受持“居士五戒”,受良好的道德规范以及佛教礼仪约束,是不可能有主动伤害他人的动机,更不可能主动做出伤害他人的举动。在见到唐祥萍倒在地上后,张某某由于见到自己的师兄死亡,怒发冲冠出于本能才做出反击,没有伤害肖某某的故意。从上述论述我们可知,再审申请人张某某既没有犯罪事实,更没有犯罪故意,根据无法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认定张某某构成故意伤害罪,原审法院枉法裁判,适用法律错误,依法应当改判。

退一步讲,即使再审申请人的行为造成了肖某某的受伤,根据《刑事诉讼法》第十五条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不追究刑事责任,已经追究的,应当撤销案件,或者不起诉,或者终止审理,或者宣告无罪:()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不认为是犯罪的;···”张某某的行为属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不应当认为是犯罪。

五、本案发生的原因源于安远县欣山镇东源寺的拆迁,是不能掩盖的事实。

从一审判决书中的证据(三)黄春、唐汉兴、杜桂祥的证人证言中,均提到拆迁。实际情况是,拆迁过程中,安远县宗教事务局(该事务局的局长为肖某某)作为县政府的“拆迁责任单位”,为了配合政府拆迁工作的尽快完成,采用一种撤销安远县欣山镇东源寺法人黄会生的身份,利用其他无关人员成立一个“理事会”,以330万元的底价和政府“签订协议”来完成拆迁,结果事情越办越糟。应当说,目前安远县欣山镇东源寺的登记证上记载的负责人明确为黄会生,即释乾雄的俗家姓名。因此在没有进行变更之前,东源寺的负责人资格仍然具有法律效力。那么涉及拆迁一事应当和黄会生本人进行协商。根据《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和《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的相关规定,拆迁人、拆迁实施单位应当严格按照法定程序进行,如:由拆迁人与被拆迁人共同选定评估机构,依据市场价原则,按照法定程序进行评估作出评估报告并送达,双方就补偿安置事宜进行协商,若协商不成经一方申请由主管部门进行裁决,并且只能进行司法强拆。退一步说,即使签订了拆迁补偿安置协议,被拆迁人拒绝搬迁的,拆迁人可以依法向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也可以依法向人民法院起诉,而不能不经过法律程序进行行政强拆。正是这点触怒了东源寺内的所有居士,再审申请人和死者唐祥萍均是其居士。然而东源寺法人和众信徒们的要求却不在于通过拆迁获取多少利益,仅仅在于让众信徒继续有一个可以释放心灵的场所佛教圣地,多么卑微的要求!

六、肖某某亲手实施造成唐祥萍的死亡。我们认为,肖某某本人有犯罪事实,请司法机关根据相关法律规定作出司法建议。

多名证人证言中,均提到重重的“砰”的一声,唐祥萍倒地的声音。但是在第二段视频中,只有魏兴艳用手抱住唐祥萍脖子,从屋内拖屋外的过程,然后一片混乱中,唐祥萍已经倒地,但是没有听到视频中有重重的“砰”声。结合魏兴艳(拆迁办的工作人员)的第2次询问笔录(第1页最后3行,第2页内容)中,提到“我将肖某某、唐祥萍、再审申请人争吵的录像进行了处理,分成了两段,其原因在于担心死者家属看到录像”。可以得知,直接导致唐祥萍倒地的一段视频已被剪辑处理掉了。再从再审申请人的第一次询问笔录中可以看到(第3页第17行),“肖某某和廖某某用力推唐祥萍,唐祥萍就倒了下去”。应当说,再审申请人在6月29日1:35分作为证人接受询问的时候,反映的东西最具有真实性。结合上述的综合分析,肖某某是造成唐祥萍死亡的主要凶手之一。因此才发生了以下事实:其一,死者唐祥萍被匆忙抬到殡仪馆而没有进行死亡鉴定,也逼迫死者家属不能做死亡鉴定,逼迫死者家属迅速和肖某某的工作单位安远县民族宗教事务局签订的《协议书》(被告提供的证据),赔偿死者家属33万元,并且分期付款,先付15万元,剩余费用在死者火化后一次付清。如果唐祥萍的死亡真的像有人说的意外死亡的话,宗教局又何必进行赔偿,何必担心追究责任呢?其二,由于再审申请人是死者唐祥萍死亡的整个过程的目击证人,也是一直呼吁依法拆迁东源寺的人物之一,于是再审申请人成了某些握有公权力人物的“眼中钉”,再审申请人不除,寺庙拆不掉不说,唐祥萍之死可能会成为公开的秘密,于是,对于再审申请人的一场战争开始了,而造成唐祥萍死亡的凶手却可以逍遥法外,这不能不说是法律的悲哀。

综上所述肖某某的受伤部位绝不是上诉人所致,再审申请人也没有殴打的故意,恰恰是因为该案由拆迁引起,张某某又是唐详萍之死的整个目击证人之一,于是公权力的强大及无所不能表现的淋漓尽致,张某某成了一个公权力下的牺牲品。由此,原审法院认定再审申请人的证据不完全、不确实,适用法律错误,依法应当由贵院再审,维护再审申请人的合法权利!还百姓一个公道!真正做到“让人民群众在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义”!

此致

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

                                             再审申请人:

                                                                                                                 


上一篇:某公司诉金昌市政府信息公开不作为一案行政上诉状 下一篇:因谢某与拆迁人、拆迁实施单位、政府相关部门拆迁安置补偿一事致国土、公安律师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