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某诉北京市顺义区住房和城乡建设委员会行政行为违法行政起诉状

作者:黄艳  发布时间:2014-04-08 15:36:20 点击数:
导读:行政起诉状原告:刘某,女,汉族,身份证号码为11022219**********,住北京市顺义区仁和镇某村某号,联系方式:*。被告:北京市顺义区住房和城乡建设委员会住所地:顺义区府前东街甲25号法定代表人:王奎职务:主任诉…

行政起诉状

原告:刘某,女,汉族,身份证号码为11022219**********,住北京市顺义区仁和镇某村某号,联系方式:*

被告:北京市顺义区住房和城乡建设委员会

住所地:顺义区府前东街甲25

法定代表人:王奎      职务:主任

诉讼请求:

判决确认被告作出顺建裁字[2013]19号《房屋拆迁纠纷裁决书》的具体行政行为违法,并予以撤销。

事实和理由:

原告是北京市顺义区仁和镇某村村民,在太平村西北城湾某号拥有房屋一套,有合法的土地使用证。因北京市土地整理储备中心顺义区分中心实施顺义区轨道交通M15号线顺西路——府前街站A地块土地一级开发项目,原告前述房产被划入拆迁范围之内。

动迁后,原告从未看到项目拆迁许可证公示,拆迁人北京市土地整理储备中心顺义区分中心亦很少与原告进行协商,径直向被告北京市顺义区住房和城乡建设委员会申请了行政裁决。被告受理该裁决申请后,未依照法定裁决程序行使裁决职能,作出违法裁决结果,严重侵害了原告的合法权益。

一、被告裁决程序多处违法,导致裁决的实体结果严重损害原告合法权益。

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建设部颁布并于200431日起实施的建住房[2003]252号《城市房屋拆迁行政裁决工作规程》,被告作为拆迁补偿安置纠纷行政裁决机关,行使裁决职能须严格遵循法定程序,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坚持公平、公正、及时的原则。然而,被告为被诉裁决行为的过程中,随意性极强,忽视争议双方利益之争的事实客观情况,亦不严格准据使用相关法律,程序严重违法,极不公平,亦极不公正:

1.   被告向原告送达房屋拆迁裁决申请书副本及答辩通知书,未依法告知原告依法享有的权利,举之如充分表达意见的权利、对评估结果有异议要求专家鉴定的权利等;

2.   被告在裁决谈话过程中,拒绝听取原告主张、申辩意见,仅简单询问了原告一些基本情况,根本没有针对裁决双方当事人为何达不成拆迁补偿安置协议的实际核心问题进行情况了解,更没有进行实质性调解,如此走形式的裁决前谈话毫无意义,更违反了《城市房屋拆迁行政裁决工作规程》第十条第三项关于“组织当事人调解。房屋拆迁管理部门必须充分听取当事人的意见,对当事人提出的事实、理由和证据进行复核;对当事人提出的合理要求应当采纳。房屋拆迁管理部门不得因当事人申辩而做出损害申辩人合法权益的裁决”的规定;

3.   被告未依法核实原告的补偿安置要求是否合理,亦未依法核实拆迁人提供的补偿安置标准是否合法、合理。

二、被告作为裁决主要事实依据的《估价报告》,无论在实体上还是程序上均存在违法之处,依法不应作为裁决的依据。

评估是裁决的前提和基础,也是裁决作出的重要依据。本案中,被告作为裁决主要事实依据的《估价报告》无论在实体上还是在程序上均存在违法之处,估价结果亦严重偏离了被拆迁房屋及土地使用权的市场价值。缺少合法评估结果的裁决必然无公正、公平性可言,如同无源之水、无本之木。

1.   从实体方面看,被告行政裁决依据的评估报告没有按照市场比较法进行评估。依据《城市房屋拆迁估价指导意见》第三条第二款规定,房屋拆迁评估价格为被拆迁房屋房地产市场价格,应用市场比较法进行评估,那么在评估报告中应当有交易实例的描述,而且市场交易实例是否真实,需要有交易发票及协议或其它相关证据予以证明,但是涉案评估报告并无上述证据,所评估出的区位补偿价单价远低于市场价——原告家的房屋面积170平方米,估价结果仅410227元,显然评估结果严重脱离实际,也是不公平的,不应作为裁决依据;

2.   该评估机构选择存在程序违法情形,未按照规定通过招投标选择。北京市集体土地房屋拆迁管理办法》实施意见第十九条规定,建设项目拆迁居民户数在500户以上或者拆迁总费用在8000万元以上的,应当通过招标投标方式确定受托拆迁单位和评估单位。另外,《关于本市拆迁项目实行招投标管理的通知》(京国土房管拆[2003]306号)也做了同样的规定。本案所涉项目拆迁居民数量、拆迁总费用均超过了前述标准,但评估机构的选择却并未依法通过招投标程序,存在明显程序瑕疵;

3.   初步估价结果没有公示和说明。《估价指导意见》第十八条规定:估价机构应当将分户的初步估价结果向被拆迁人公示7日,并进行现场说明,听取有关意见。实际上评估公司并未进行公示和说明;

4.   被告未对评估报告进行鉴定,直接作为裁决依据,违反了《城市房屋拆迁行政裁决工作规程》第十条第四项的规定。按照《城市房屋拆迁行政裁决工作规程》第十条第四项的规定,房屋拆迁管理部门受理房屋拆迁裁决申请后,应当核实补偿安置标准。当事人对评估结果有异议,且未经房屋所在地房地产专家评估委员会鉴定的,裁决机关应当委托专家评估委员会进行鉴定,并以鉴定后的估价结果作为裁决依据。本案中,原告一直对评估报告存有重大异议,但被告却没有核实补偿安置标准,明显违反了上述规定。三、被告裁决的合法性基础缺失——涉案拆迁项目拆迁许可证违法,故被诉裁决系“毒树之果”,亦属违法。

(一)涉案拆迁项目拆迁许可证系在申报材料不符合法定要求的情况下作出,属于违法许可。

涉案拆迁项目拆迁许可申报时无安置房屋或者拆迁补偿资金的证明文件。依据《北京市集体土地房屋拆迁管理办法》第九条第四项的规定,用地单位申请核发房屋拆迁许可证的,应当向被拆迁房屋所在地的区、县国土房管局提交安置房屋或者拆迁补偿资金的证明文件。根据《<北京市集体土地房屋拆迁管理办法>实施意见》第910条的规定,安置房屋证明文件,包括建设工程竣工验收备案表、土地使用权证明文件或房屋所有权证;拆迁补偿资金证明文件,是指银行向区、县国土房管局出具的拆迁补偿资金到位证明文件,具体办法按照市国土房管局、中国人民银行营业管理部《关于加强城市房屋拆迁补偿安置资金使用监督的通知》(京国土房管拆字[2001]1177号)有关规定执行。根据《关于加强城市房屋拆迁补偿安置资金使用监督的通知》京国土房管拆字[2001]11号第二条之规定,受理拆迁补偿安置资金存款业务的银行应当与市国土房管局就本通知规定的拆迁补偿安置资金使用监督事项签订承诺书。本案中,涉案拆迁项目拆迁许可申报材料安置房屋证明,也没有拆迁补偿安置资金使用承诺书,申报手续严重不符合法律要求,但被告依然核发了拆迁许可证,显然没有尽到应有的严格审查义务。

(二)涉案拆迁项目拆迁许可证作出前未组织听证,程序违法。

依法行政的内涵就是要求行政机关在行使职权时不但要符合实体法规定,也要遵循程序法规定。程序正义是实体结果正义的前提和基础。涉案拆迁项目所涉及的居民多达数百户,房屋又是人们最基本的生活资料。根据《行政许可法》第四十七条之规定,行政许可直接涉及申请人、利害关系人之间重大利益关系的,行政机关在作出行政许可决定前,应当告知申请人、利害关系人享有听证权;行政机关有义务组织听证。但是,本案被告既未告知原告享有要求听证的权利,也没有就拆迁许可事宜组织听证,即发放了拆迁许可证,在许可程序上严重违法,亦侵害了原告合法权益。

综上所述,被告作出的裁决在程序上和实体上均存在违法之处,且缺乏合法拆迁许可这一关键基础,在客观上亦严重损害了原告的合法权益。为此,原告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相关规定,特向贵院提起行政诉讼,请求依法作出公正判决。

此致

北京市顺义区人民法院

具状人:        

20142   

 


上一篇:禹城市朱某等7人不服山东省人民政府《山东省人民政府行政复议决定书》(鲁政复决字[2011]101号)申请复议行政裁决申请书 下一篇:就高邮市人民政府委托涉黑人员违法干预S000省道建设项目征地拆迁并威胁业主非法强拆一事致扬州市政府律师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