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程序正义的角度看管辖权异议

作者:黄艳 来源:北京在明律师事务所 发布时间:2014-10-20 15:42:23 点击数:
导读:“正义不仅应得到实现,而且要以人们看得见的方式加以实现”——这一句关于“看得见的正义”的法律格言阐释了程序正义的重要性及必要性。以最通俗的方式去理解它,即司法机构对一个案件的审判,不仅要在结果上判得正确…

正义不仅应得到实现,而且要以人们看得见的方式加以实现”——这一句关于“看得见的正义”的法律格言阐释了程序正义的重要性及必要性。以最通俗的方式去理解它,即司法机构对一个案件的审判,不仅要在结果上判得正确、公平,还要确保审判过程公平、法律程序正义,使人能够在审判过程中确切地感受到司法过程的公平性和合理性。

要做到程序正义,在笔者看来,最为基本的要求,即司法者须坚持奉行法律至上原则,坚持依程序法则办事,不漠视法律规范既已设定的程序性规则。就程该要求实施情况来看,北京、上海、江苏、浙江、重庆、湖南等地区尚可,有的地区则差强人意。以管辖权异议这一基本的程序规则为例:

按照《民事诉讼法》的第一百二十七条第一款、第一百五十四条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事级别管辖异议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一条之规定:被告在提交答辩状期间提出管辖权异议,认为受诉人民法院违反级别管辖规定,案件应当由上级人民法院或者下级人民法院管辖的,受诉人民法院应当审查,并在受理异议之日起十五日内作出裁定:(一)异议不成立的,裁定驳回;(二)异议成立的,裁定移送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另外,《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事级别管辖异议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八条还规定,对人民法院就级别管辖异议作出的裁定,当事人不服提起上诉的,第二审人民法院应当依法审理并作出裁定。可见,诉讼当事人不服管辖异议裁定的,还依法享有上诉权。在管辖异议未得到两审终审的终局认定之前,人民法院不得进入案件实体审查程序。

但是,在部分漠视程序正义的地方法院处理管辖权异议申请时,通常并不设置一个独立的庭审程序审查异议申请是否成立、是否有事实和法律依据,而直接在开庭前口头通知被告驳回管辖权异议申请,并强行开庭审理案件。这类情形在涉及征地拆迁的民事诉讼中较为多发。

数月前,笔者曾在辽宁鞍山海城市人民法院参加海城市东四管理区三大卜村民委员会起诉该村一鱼塘承包户排除妨碍民事纠纷的庭审。三大卜村委会提起所谓排除妨害民事诉讼本已令人费解,其起诉事实和理由为——因该村已纳入征地拆迁范围,被诉鱼塘承包户迟迟不与征收方签订补偿安置权益,影响了村委会获得征地补偿安置的权益,故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责令该鱼塘承包户排除妨害,腾退土地。

严格来讲,如此诉讼根本不符合《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九条规定的起诉条件,人民法院依法不应受理该诉讼。那么,基于基层法院为配合动迁违法受理此案,可以预见其审理该案件很难有独立性和正当性。事实上,该起案件已不是当地第一件畸形诉讼,人民法院在以快如闪电的速度立案、开庭审理后,便迅速向被征地人作出先予执行裁定,强制令被征地人腾地。换言之,法院已经沦为变相强拆的工具。

为使委托人得到公正审判,笔者帮助委托人在答辩期内向法院提交了《管辖权异议申请书》,以如下四点理由申请将案件移送至鞍山市中级人民法院进行审理:①本案因政府征收拆迁之需要,以排除妨害提起民事诉讼方式代替土地行政征收活动,违反了法律规定,属于严重滥用司法职权的行为;②鉴于目前征收法律制度及拆迁现实状况的复杂性,本案案情是极其复杂的;③若贵院支持了原告的诉请,将直接涉及被告鱼塘及土地的征收,并严重影响被告的生活,涉案财产标的额较为巨大;④本案涉及到土地征收拆迁等敏感的社会问题,将在本辖区内产生重大的社会影响。

但是,海城市人民法院在接到前述管辖权异议申请之后,并未审理管辖权问题、出具相应裁定,口头告知不予受理申请,并未就不予受理的理由进行任何说明,彻底践踏了《民事诉讼法》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事级别管辖异议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的刚性程序性规定。

所谓窥一斑而知全豹,海城市人民法院前述审判方式在司法实践中并不罕见,我国司法进程中的程序正义现状不容乐观。笔者以沉痛的情感撰以此文,呼吁在推动“法治中国”这个大课题的过程中,不妨以微知著,以小见大,就程序正义而言,不应当被理解为写在纸上的学术观点和学理解释,而应当使之成为司法实践之中的法治灵魂。只有这样,法治国家才能在最大程度上得到实现。


上一篇:《国土资源部关于推进土地节约集约利用的指导意见》解读之二 下一篇:从平度事件到晋宁事件,征地惨案的共性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