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治暴力拆迁,必须捍卫《物权法》

 来源:华商报 发布时间:2014-10-16 09:53:12 点击数:
导读:10月14日,昆明市晋宁县“晋城泛亚工业品商贸物流中心”在建项目施工过程中,企业的施工人员与富有村部分村民发生冲突。初步调查,已造成8人死亡,10余人受伤。据当地村民介绍,这已非首次冲突,其间强征3000亩地且无…

10月14日,昆明市晋宁县“晋城泛亚工业品商贸物流中心”在建项目施工过程中,企业的施工人员与富有村部分村民发生冲突。初步调查,已造成8人死亡,10余人受伤。据当地村民介绍,这已非首次冲突,其间强征3000亩地且无合法手续,是引发冲突的根源所在。(10月15日人民网)

暴力拆迁给社会带来的危害之深重,以至于从立法到执法层面,政府曾多次予以调整和完善。2011年1月颁布的《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被舆论视为制止暴力拆迁的法律规范。同一年,监察部、国土资源部、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国务院纠风办等四部门会同有关省区纪检监察部门,对2011年上半年发生的11起强拆致人伤亡案件进行了处理,给予党纪政纪处分和行政问责57人,其中副省级1人,市厅级4人,县处级20人,涉嫌犯罪移送司法机关处理31人。

然而,暴力拆迁引发的冲突情况仍没有根本扭转。实际上,根治暴力拆迁必须回溯到法律源头,那就是对《物权法》的现实捍卫。早在几年前,就有法律专家指出,原《拆迁条例》作为下位法与上位法如《物权法》和《宪法》多有冲突,当前城市政府实施的强制拆迁之所以乱象横生,正是法律打架的结果。形象地说,一边是《物权法》规定:你的房子你做主,一边是拆迁人员手持《拆迁条例》在你家横冲直撞。

当《物权法》没有真正成为与民众权益息息相关的宪法赋权,就必然会带来暴力拆迁背后的公权力扩张,由此还生成了另一个恶果,即一些官员利用法律漏洞,输送个人利益。近年来,不少官员因土地腐败纷纷落马,细究其腐败过程,我们会发现,他们就是利用权力拼命压拆迁户的拆迁费,从而与某些开发商达成相互的利益输送。而一旦遇到公民反抗或不满,强制拆迁就成为他们手中的武器。

因此,能不能把《物权法》作为禁止强拆的高压线,恐怕是最为关键的命题。而对于《物权法》及其精神的遵循,地方政府首当其冲。在拆迁过程中,倘若政府都不遵守上位法,又如何引导民众在法律框架下表达诉求?倘若个体公民的合法权益都得不到维护,所谓的公共利益又如何取信于民?

当然,之前《物权法》有关“公共利益”的界定不够清晰,也引发了诸多争议。当务之急,是对《物权法》进行重新审议,对包括公共利益在内的争议以及滞后于社会需求之处进一步完善,同时对无视《物权法》的地方政府问责升级,包括实施一把手责任连带机制,强化其执法刚性。

遏制强拆,树立《物权法》的法治权威,实则是培育制衡的力量。必须让《物权法》形成对地方政府在拆迁过程中行政决策的硬约束,对强拆行为进行全面遏制。否则,仅靠行政约束,难以制止暴力拆迁的循环往复。

 


上一篇:我国每年因过早拆除房屋浪费数千亿元 下一篇:《国土资源部关于推进土地节约集约利用的指导意见》解读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