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拆迁案例——警察旁观暴力拆迁,法院依法确认违法

作者:王玉涛 来源:北京在明律师事务所网站 发布时间:2013-04-28 16:31:11 点击数:
导读:【事实概要】上篇:禹城——杨律师的根据地“中国糖城”——山东省禹城最靓丽的名片。这座位于山东省西北部的城市有着悠久的历史,故而常有“美禹城,史厚重,属龙山,文化丰”的三字经在坊间口口相传。十一五规划实施…

【事实概要】

上篇:禹城——杨律师的根据地

“中国糖城”——山东省禹城最靓丽的名片。这座位于山东省西北部的城市有着悠久的历史,故而常有“美禹城,史厚重,属龙山,文化丰”的三字经在坊间口口相传。十一五规划实施以来,随着国民经济的持续快速发展和城镇化进程的加快,新农村建设成为一股苍劲有力的旋风,漫过五湖四海,滚滚前进。2010年,禹城市“旋风过境”……

2010、2011、2012——禹城市十里望回族乡李庄村、禹城市十里望回族乡孙西村、禹城市十里望镇禹王街、禹城市市中办事处杨河套村、店万小区——禹城市101省道综合改造、山东国际商贸港项目工程、禹王路东侧商贸街整体改造、禹城市洛北干渠综合改造工程……一脉相承的时间,毗邻镶接的地点,五花八门的项目,串联起禹城市城市化进程中一道独特而惹眼的风景线,风景深处,有人欢笑、有人哀叹,有人对被扭曲命运的保持缄默,亦有人努力用双手试图掰正脱轨的命运。而杨念平律师,则在这风景里一路走过,走过风雨泥泞,走过黑夜晨昏,一路化解凝滞的风云,只留下一片浮世清欢。

下篇:疯狂——店万小区的拆迁小浪花

时间:2012年5月24日

地点:禹城市市中办事处店万小区

人物:店万小区周力(化名)等6户拆迁户、市中街道拆迁指挥部马连涛带领的二三十人、禹城市公安局工作人员、围观群众。

导火索:马连涛带领人去店外小区,清理周力等拆迁户的建筑材料。因拆迁指挥部开具的补偿价款标准极低,周力等人拒绝了拆迁指挥部的方案,但这却使得初步遇阻的拆迁方开始了肆无忌惮的“疯狂加速”,一场“武力镇压”瞬间爆发,周力等人无一幸免地遭到了暴力殴打。

面对不法之哗变,周力等人迅即拨打了110报警电话。然而,人们多次拨打电话,却迟迟无警问津。晌久之后,人民警察方才姗姗来迟地出现在一片狼藉的现场。然而,警察到来后只是在旁围观,并不制止、处罚违法行为。

公安机关的不作为,令周力等被害人深陷悲愤与忧愁。人们决定委托禹城维权英雄——杨念平律师,拿起法律武器,捍卫合法权益。

【办案掠影】

办案第一辑:一审风云

2012年6月伊始,杨念平律师与青年新秀王玉涛律师以一纸诉状,将怠于履行职责的禹城市公安局诉至法院。

法庭是律师的战场,证据和法律就是律师的武器。深谙诉讼之道的杨念平律师与王玉涛律师,在庭前进行了充分的调查取证,并积极组织证人出庭作证,得以在一审过程中全面提交了报警记录、证人证言、伤情鉴定、录像资料等证据,构成了完整的证据链,清晰有力地证明了周力等6原告的受伤情况以及被告出警缓慢、现场不作为的事实。在原告方列阵在前的如铁之事实、如钢之律法面前,被告公安机关一时词穷,无力而空洞地坚持着自己及时出警、在现场开展了工作、现场没有发生伤害情形的抗辩意见。黑与白的较量,强与弱的对决,似乎已然通向毫无悬念的结局……

然而,“天上浮云似白衣,斯须改变如苍狗”,“民告官”之路偶会风云莫测。2012年8月,法院作出了一份语意模糊的《行政判决书》,认定“被告接到报警后派警到达现场,了解情况,对双方进行了劝解,对事态的进一步扩大,起了一定的稳控作用”,原告诉讼请求不能成立。地方基层法院的葫芦判作风之于久经维权沙场的杨念平律师而言,并不陌生,于是后者很快便以上诉方略毫不犹豫地“接招”!

办案第二辑:上诉得直

我国行政诉讼中二审终审的诉讼设计,使得任何一位律师都不敢对二审掉以轻心。由于杨念平律师还有别的开庭,一直参与办案的王玉涛律师便担起了二审独自出庭的重任。开庭前,杨律师就二审的重点及注意问题向王律师面授机宜。反观被上诉的被告,亦是审慎对待,不再委派自己的工作人员出庭应诉,而是委托了当地的律师出庭应诉。

庭审开始后,双方皆是严阵以待的态势。准备充分的王玉涛律师逐一分析证据,并援引《公安机关办理伤害案件规定》的相关规定,使得被诉行政不作为的违法性一一“现出原形”。不过,被上诉人一方确实故技重施,仍然是空口说白话的派头,坚持着“自己履行了出警职责,开展了工作”的抗辩意见,以至于细心负责的主审法官也不得不逼问其不能自圆其说的漏洞作何解释。

“乡心新岁切,天畔独潸然”,2013的公元纪年踏着冷峭的寒风悄然而至,而二审法院则作出了抽薪止沸正义一判——判决撤销一审原判,改判被告公安机关行政不作为违法。

【律师说法】

《公安机关办理伤害案件规定》第十一条规定:对正在发生的伤害案件,先期到达现场的民警应当做好以下处置工作:(一)制止伤害行为;(二)组织救治伤员;(三)采取措施控制嫌疑人;(四)及时登记在场人员姓名、单位、住址和联系方式,询问当事人和访问现场目击证人;(五)保护现场;(六)收集、固定证据第十二条规定:对已经发生的伤害案件,先期到达现场的民警应当做好以下处置工作:(一)组织救治伤员;(二)了解案件发生经过和伤情;(三)及时登记在场人员姓名、单位、住址和联系方式,询问当事人和访问现场目击证人;(四)追查嫌疑人;(五)保护现场;(六)收集、固定证据。

前述两条规定明确限定了公安机关办理伤害案件时,应该进行怎样的工作。一旦进入诉讼程序,因行政诉讼被告负有举证义务,遂被诉的公安机关应当依法提供证据证明其开展了上述基本工作,否则将被认定构成行政不作为。

 

上一篇:山东拆迁案例——269村民起诉少批多占查处不作为,一审不予立案二审改判 下一篇:山东拆迁案例——房屋被非法强拆以后的雷霆维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