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拆迁案例——野蛮政绩拆迁致被拆迁户1死4伤之后

 来源:北京在明律师事务所网站 发布时间:2013-04-28 16:23:07 点击数:
导读:【事实概要】楔子:红与黑仲夏时节,万物葱笼。2008年6月24日上午,山东省政府旧址暨大店古镇庄园二期工程开工奠基仪式在山东省临沂市莒南县大店镇驻地举行。该项目系由山东省政府和八路军115师司令部旧址管理处组织实…

【事实概要】

楔子:红与黑

仲夏时节,万物葱笼。2008年6月24日上午,山东省政府旧址暨大店古镇庄园二期工程开工奠基仪式在山东省临沂市莒南县大店镇驻地举行。该项目系由山东省政府和八路军115师司令部旧址管理处组织实施的旅游开发项目,项目规划面积1200亩,建筑面积15万平方米,规划总投资4.6亿元,旨在打造集山东红色圣地、江北文化名镇、华夏第一庄园三色芳华于一身的旅游胜地。

然而,正是这一场斥巨资打造的红色旅游开发项目,将一家兄弟4人、兄嫂8人的况家拖入了灾难深渊……

况利华(化名)、况利国(化名)、况利生(化名)、况利新(化名)等兄弟四人毗邻而居,都是临沂市莒南县大店镇九村村民。自山东省政府旧址暨大店古镇庄园二期工程动迁至2012年3月,况家四兄弟皆因补偿事项与拆迁办达不成一直意见而未予签协议搬迁。

2012年3月23日,九村村干部季某、李某通知况利华等四户,为了不影响施工,拆迁人计划先将况家四兄弟住宅前种植的大片树砍掉,但这一“未补先拆”的方案遭到了况利华兄弟四人的坚决反对。碰了满鼻子灰的两名村干部称回去和党委通报一声便灰溜溜离去。

3月25日,几辆110、120呼啸而至,随之而来的还有村里干部、党委领导、派出所与城管部门工作人员数人。来人将况利华、张小翠(况利国之妻)拉到家里,堵住门口,尔后二话不说将其门前的树全部强行砍掉。

3月31日深夜,一辆神秘的黑色车辆驶至况利华家院外空地,只见车牌号用布遮挡得极为严实,车窗全部封闭,停留时间长达40分钟有余。近4月1日凌晨,该神秘车辆方驶离。然而,相隔不多时便出现了十余个暴徒,分别冲进况利华、张小翠家里,拿着大木棍见人就往死里打。况利华的爱人高瑞雪(化名)还被来人用一把大刀抵住胸口,威胁称“赶紧签协议,否则打死全家”。况家兄弟屋外,另有几名暴徒负责砍伐况利生、况利新院外种植的树木,并将两家养的狗一只活生生打死、一只腿脚打残,而闻声出来的况利生也被按倒在地暴打一顿。

暴徒们行凶完毕后悉数离开,况家内内外外则乱成一团,女眷们也是哭成一团,张小翠更是捶胸顿足地嚎啕大哭,她想起了自己不堪忍受拆迁办人员反复纠缠而在前一年含冤而去的丈夫况利国。

较量:怀怒而发

“惟闻扑籁风雨密,扑籁何静待何惶”。连日发生的暴行使得这一家八口一死四伤的大家庭在残酷而冰冷的现实中醒悟了,决定为自己的尊严和权益讨个说法。他们开始多方打听,想找到最厉害的金牌律师帮助自己维权。最终,在山东省内声名远播的杨在明律师麾下的专家律师团成为了他们的选择。经委托,杨念平律师成为了况利华等4户的维权同盟。

办案能力出色的杨念平律师介入了这一充满红黑幽默与血色忧伤的维权之旅后,旋即施展开铁腕维权方略,一路高歌猛进,历时2个月后帮助四委托人将原来的每户9万元的补偿额提高到每户补偿30多万元。

【办案掠影】

办案第一辑:撼天雷之刑事追责篇

杨念平律师接受委托后,经过一番明察暗访,发现山东省政府旧址暨大店古镇庄园二期征地拆迁过程中程序严重违法,且没有公示有关征地批文,初步判断这一政府主导型征地拆迁行为征拆手续并不完整。不过,该判断乃是经验主义之作,尚未有铁证支持,杨律师遂决定暂不打草惊蛇,而将案件切入点定格在性质恶劣的暴力拆迁事件上面。

三十六计里有一招是借他的缰绳拎他的驴——将计就计。杨念平律师认为这一计策是最适合本案的绚丽开篇之法,于是安排了受伤严重的委托人去山东莒南县县公安局物证鉴定室做了司法鉴定,好“活体取证”。2012年5月,委托人们拿到了鉴定结果,其中载明况利华、高瑞雪、张小翠、况利生经鉴定,分别构成轻伤、轻微伤。根据我国《刑法》第234条第一款的规定,故意伤害他人身体构成轻伤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既有证据在手,又有法律为鉴,杨律师随即向临沂市莒南县公安局提出刑事控告,要求其根据《刑事诉讼法》的规定对该案予以刑事立案、侦查,依法追究相关责任人员的刑事责任,维护正常社会秩序,使犯罪者罚当其罪,委托人的权利依法得到合法保护。

在与恶劣暴力拆迁事件“硬碰硬”的同时,杨律师还巧夺天工地运用了旁敲侧击之道——向临沂市人民政府、临沂市委、临沂市莒南县人民政府、莒南县委发出一封言之灼灼的《情况反映函》,重申了况利华等4委托人将对故意伤害及毁坏财物事件问责到底的维权决心,并告知了刑事控告程序已经启动这一事宜。

办案第二辑:薪火相传之直探征地合法性篇

阵仗十足的刑事控告程序与律师函,已然在小小莒南县一石激起千层浪,杨律师决定乘胜继续出击,故而很快将第二维权方略提上日程——于2012年5月下旬分别向临沂市人民政府提交《政府信息公开申请书》,申请公开因山东省政府旧址二期工程暨大店古镇庄园开发项目,征收山东省临沂市莒南县大店镇八村和九村的征地批准文件和征地红线图,直探涉案项目征地合法性。

杨律师这一信息公开之计可谓囊中取物,因为依照我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的有关规定,征地信息依法属设区的市级人民政府、县级人民政府及其部门重点公开的政府信息,因此本案申请公开的涉案政府信息显然属于临沂市人民政府职责范围。因此,这第二方略着实“给力”——2012年6月初,拆迁人有关负责人主动登门造访况家四兄弟,诚恳地赔礼道歉,并将每一户的补偿额提高到30多万元。

伴随委托人的理想结局,又在后发制人维权记录上添上一笔辉煌纪录的杨念平律师华丽转身……

【律师说法】

在封建专制时代,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天下皆为皇帝的私产。因此,几千年岁月长河里流淌的中国式思维都是主权大于人权。但,历史终究以沉痛的代价否定、掐断了这种专制流毒,以一番悲壮惨烈的磨练洗净种种肮脏污浊,创造了我们民族的新生:从辛亥算起,共和百年多了;从1949年算起,共和63年了。在这个以共和为举国目标的新时代,从宪法到党章,无一不在重申人民是国家的主人,国家机器是为人民服务的仆人。然而,从拆迁视野看中国,方兴未艾的房地产开发与面子工程,以及与之如影随形的征地拆迁,一次次挑战着人们道德感官的底线,我们不禁屡屡被现实刺痛,共同的财富被少数人以强力掠夺,社会的主人公们再度轮回到草芥命运,地,说征被征;房,说拆被拆;人,说打就打。这决然不是共和的应有之义。

为了帮助人类社会进入一个理想国,深受格老秀斯思想影响的卢梭提出了“社会契约论”,提倡每个人放弃部分“天然自由”,让渡部分“自然权利”,形成公共意志,并根据社会契约由国家机器(主权者)获得、代为行使公共意志,帮助社会成员实现“契约自由”。但是,霍布斯在其经典著作《利维坦》中,借用了利维坦这一《圣经·以赛亚书》中描写的象征邪恶的巨大海兽,隐喻国家是一个起源于人类本性、具有邪恶本性的庞然大物。可以认为,霍布斯的观点为卢梭社会契约论提出了一个严峻的问题,即如何防患国家机器的邪恶本性伤害契约自由。

回到征地拆迁这个问题上,党中央、国务院三令五申,反复强调要建立社会主义和谐社会,拆迁应当依法进行。但是这并未能阻挡住地方拆迁的疯狂违法,并未能阻挡住中国式利维坦的出现。在金钱与荣耀的冲击下,共和主义似乎越来越飘渺,俨然成为一抹轻纱,将民主、人权、发展统统遮蔽了起来。“莫为浮云遮望眼,风物长宜放眼量”,虔诚地祈祷,这种遮蔽只是一片短暂停留的浮云,最终会被清风拂散……

上一篇:山东拆迁案例——开发商断路逼迁,企业成功维权 下一篇:山东拆迁案例——269村民起诉少批多占查处不作为,一审不予立案二审改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