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拆迁案例——开发商断路逼迁,企业成功维权

 来源:北京在明律师事务所网站 发布时间:2013-04-28 16:07:40 点击数:
导读:【事实概要】上篇:禹城——杨律师的根据地“中国糖城”——山东省禹城最靓丽的名片。这座位于山东省西北部的城市有着悠久的历史,故而常有“美禹城,史厚重,属龙山,文化丰”的三字经在坊间口口相传。十一五规划实施…

【事实概要】

上篇:禹城——杨律师的根据地

“中国糖城”——山东省禹城最靓丽的名片。这座位于山东省西北部的城市有着悠久的历史,故而常有“美禹城,史厚重,属龙山,文化丰”的三字经在坊间口口相传。十一五规划实施以来,随着国民经济的持续快速发展和城镇化进程的加快,新农村建设成为一股苍劲有力的旋风,漫过五湖四海,滚滚前进。2010年,禹城市“旋风过境”……

2010、2011、2012——禹城市十里望回族乡李庄村、禹城市十里望回族乡孙西村、禹城市十里望镇禹王街、禹城市市中办事处杨河套村——禹城市101省道综合改造、山东国际商贸港项目工程、禹王路东侧商贸街整体改造……一脉相承的时间,毗邻镶接的地点,五花八门的项目,串联起禹城市城市化进程中一道独特而惹眼的风景线,风景深处,有人欢笑、有人哀叹,有人对被扭曲命运的保持缄默,亦有人努力用双手试图掰正脱轨的命运。而杨念平律师,则在这风景里一路走过,走过风雨泥泞,走过黑夜晨昏,一路化解凝滞的风云,只留下一片浮世清欢。

下篇:征程——孙西村粉墨登场的新拆迁故事

自2010年4月开始,禹城市秦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为秦博公司)在禹城市十里望回族镇孙西村实施龙泽国际花园项目拆迁,将佘冰(化名)与他人合伙开办的良种猪繁育厂厂房列入拆迁范围之内。该厂房占地面积5亩,有合法营业执照,值拆迁之时饲养有母猪和种猪共计150头,经营状况十分良好。然而,如此“质优”拆迁户,可获得的拆迁补偿却只有区区65万元,尚不及填补佘冰他们创业初期投资成本,故停产停业损失更是成了“神马”、“浮云”。

2011年8月,决定诉诸法律维护自身合法权益的佘冰委托了禹城维权英雄——杨念平律师,在这次拆迁大潮里为自己的企业保驾护航。

【办案掠影】

办案第一辑:从容的开篇

但凡律师介入时尚处补偿协商阶段的案件,律师的“舞台空间”都是很大的,如果律师实力非同小可,维权工作可以被其演绎得风云迷醉。介入案件伊始,素来办事雷厉风行的杨念平律师即采取了维权第一方略——向拆迁人秦博公司发出一封不矜不伐的《律师函》,列明三大主旨:良种猪繁育厂的拆迁补偿事宜已由律师全方位介入;不希望发生违法拆迁,否则将保有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建议拆迁双方友好协商以定纷止争。

办案第二辑:立项的秘密

继《律师函》发出之后,杨念平律师又极富效率地分别向禹城市发展和改革局、禹城市国土资源局、禹城市建设局递交了公开龙泽国际花园项目的征地批文、立项、规划、用地及拆迁许可文件的申请。然而,这一连串信息申请均如同泥牛入海,杳无回音……

对于禹城市有关政府部门对征地拆迁信息公开申请吝开尊口的现象,杨律师在几年来的执业生涯中早已司空见惯,因此很快便采取了更为凌厉的应对措施:2011年9月中旬,杨念平律师在同一时间内分别以禹城市发展和改革局、禹城市国土资源局、禹城市建设局为被告,向禹城市人民法院提起三个诉讼,其诉讼客体分别是立项信息公开不作为、用地信息公开不作为、建设用地规划信息公开不作为,诉请确认该三项行政不作为违法。

三个捆绑之诉,在禹城引起了轩然大波,而真相也相伴浮出水面——秦博公司将龙泽国际花园项目拆分为两个小项目,分别自禹城市发展和改革局取得了两个立项文件,与此同时,秦博公司办理的规划手续和环评手续却是同一个。一言以蔽之,秦博公司通过这种违规操作方式规避掉了德州市发改委的审批权限!

化整为零、拆分审批的行为一直以来均是法律的禁区。发现了秦博公司逾越雷池的惊天秘密之后,杨念平律师一鞭先著地以委托人名义向德州市发改委举报了禹城市发展和改革局的违规操作。

办案第三辑:寻租的迷信

佘冰及代理律师的正义之举无疑挑战到了风声鹤唳的开发商的“权钱寻租的迷信”,后者一不做二不休,于2011年12月31日、2012年1月1日、1月2日、1月3日连续四天带领社会闲杂人员数十人,动用挖掘机、铲车等工程机械对良种猪繁育厂外围的出行道路进行挖掘。轰隆隆的机械作业声肆意地吞噬掉了良种猪繁育厂的宁静,日以继夜的噪音化身凄厉的梦魇,密实地罩住了良种猪繁育厂:母猪流产、公猪精液质量下降、仔猪采食量下降、育肥猪咬伤同类、猪群撞栏死亡……针对开发商的暴行,佘冰阻止无效后拨打了110报警电话,然而,却未能逃过“人民警察不作为,草根疾苦无人管”的悲罹命运。

知悉开发商的霸行后的杨念平律师痛委托人之痛,连夜起草好一份《情况反映函》与一份《行政处理申请书》,并于2012年1月4日提交至禹城市建设局,要求对秦博公司没有办理拆迁许可证进行无证拆迁的行为予以行行政处罚,同时援引《国务院办公厅关于进一步严格征地拆迁管理工作,切实维护群众合法权益的紧急通知》(国办发明电(2010)15号)相关规定,要求严格追究秦博公司对良种猪繁育厂采取阻断交通野蛮手段逼迫搬迁的法律责任。

“非暴力不合作”的理性反击,驱逐了开发商的放肆,良种猪繁育厂返璞宁静……

办案第四辑:危机的边缘

良种猪繁育厂的静谧时光一直持续到2012年9月,尔后,在2012年9月1日这天戛然而止:

2012年9月1日14点左右,秦博公司再度召集30多人(其中不乏社会痞子),在没有任何合法拆迁手续情况下,强行挖掘良种猪繁育厂唯一进出的道路。已有过“血色经验”的佘冰立即拨打了110。110民警到场后,开发商停止了挖掘。佘冰要求恢复道路,但110民警未作处理,即与开发商同时离开了现场,施工挖掘机也开离良种猪繁育厂。

然而,开发商的撤离只是虚晃一枪,约莫半小时后,便重新组织了车辆、人员卷土重来,继续强行挖路工作。佘冰再次拨打了110。110民警到达现场后,对正在施工的挖掘机没做制止,反而劝说佘冰条件差不多就签字同意拆除。110民警在现场停留有半个多小时,开发商一方的挖掘机一直在施工,后离开现场。后佘冰多次拨打110报警,但110每次都只是出警,对开发商的违法挖路行为却不作制止。直到傍晚18点挖掘机司机下班,这场断路计划才宣告收场。

次日下午3点,开发商再次组织车辆、人员强行施工,直接挖到了良种猪繁育厂院墙处。因墙外种了一行杨树,直径约20厘米,挖掘机瞬间便将这行杨树连根挖出。佘冰又一次拨打110电话报警,令他想不到的是荒诞再升级——民警到达现场后,径直问佘冰杨树价值多少钱,让开发商把钱送来是否可以,而其对强行施工的情况依然不予处理。施工人员、车辆将道路破坏殆尽后方才扬长而去,而过来“视察军情”的开发商负责人恰好与佘冰“冤家路窄,狭路相逢”,其宣称:如果再不签协议腾地方,下一处被强拆的就是良种猪繁育厂。

得知开发商故技重施暴力逼迁事件以后,杨念平律师果断地决定“硬碰硬”,致电禹城市人民政府有关负责人,要求责令有关部门立即按照国家法律法规的明确规定,对开发商的行为进行制止、制裁,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避免因为开发商的行为引起更为严重的冲突,破坏社会和谐!“一时强弱在于力,千秋胜负在于理”。意识到事态严峻的禹城市人民政府开始出面协调。

2012年9月中旬,佘冰良种猪繁育厂一案得到圆满解决:秦博公司给佘冰安置了两套房屋,同时支付了100万元货币补偿款。至此,尝尽暴力逼迁之苦的佘冰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

【律师说法】

《国务院办公厅关于进一步严格征地拆迁管理工作,切实维护群众合法权益的紧急通知》(国办发明电(2010)15号)第四条规定:各地要立即对所有征地拆迁项目组织开展一次全面排查清理,重点检查征地程序是否合法、拆迁行为是否规范、补偿安置是否合理、保障政策是否落实等情况,限期整改排查清理中发现的各种问题。对采取停水、停电、阻断变通等野蛮手段逼迫搬迁,以及采取“株连式拆迁”和“突击拆迁”等方式违法强制拆迁的,要严格追究有关责任单位和责任人的责任。因暴力拆迁和征地造成人员伤亡或严重财产损失的,公安机关要加大办案力度,尽快查清事实,依法严厉惩处犯罪分子。对因工作不力引发征地拆迁恶性事件、大规模群体性上访事件,以及存在官商勾结、权钱交易的,要追究有关领导和直接责任人的责任,构成犯罪的,要依法严厉追究刑事责任。对随意动用公安民警参与强制征地拆迁造成严重后果的,要严肃追究有关党政领导的责任。

《城市房屋拆迁行政裁决工作规程》第二十四条规定:拆迁人、接受委托的拆迁单位在实施拆迁中采用恐吓、胁迫以及停水、停电、停止供气、供热等手段,强迫被拆迁人搬迁或者擅自组织强制拆迁的,由所在市、县房屋拆迁管理部门责令停止拆迁,并依法予以处罚;触犯刑律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国有土地上房屋拆迁与补偿条例》第27条第3款规定: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采取暴力、威胁或者违反规定中断供水、供热、供气、供电和道路通行等非法方式迫使被征收人搬迁。禁止建设单位参与搬迁活动;第31条规定:采取暴力、威胁或者违反规定中断供水、供热、供气、供电和道路通行等非法方式迫使被征收人搬迁,造成损失的,依法承担赔偿责任;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尚不构成犯罪的,依法给予处分;构成违反治安管理行为的,依法给予治安管理处罚。

本案中,开发商屡次采取破坏被拆迁企业道路通行逼迫搬迁的行为显然严重违反了前述法律规定,依法应当被严肃处理,并视情节轻重课以停止侵害、恢复原状的民事责任,或行政处罚,甚或刑事犯罪责任。但是,开发商何以敢“冒天下之大不韪”仍然我行我素?无疑,金钱与荣耀的冲击是核心原因,而公安机关的作壁上观则是另一重重要原因。

公安机关,具有维护人民群众利益的职责。根据《人民警察法》第21条的规定:“人民警察遇到公民人身、财产安全受到侵犯或者处于其他危难情形,应当立即救助;对公民提出解决纠纷的要求,应当给予帮助;对公民的报警案件,应当及时查处”,本案中,禹城市公安机关110出警后,面对开发商采用违法行为侵害佘冰财产安全的行为不实施救助,对违法行为不予查处,不仅严重违反了人民警察的职责,更纵容了开发商实施违法行为的百无禁忌。

掩卷长思,当违法者与执法者沆瀣一气,社会的民主、人权、发展将于何处立足?

 

上一篇:山东拆迁案例——走向国务院的征地批文复议 下一篇:山东拆迁案例——野蛮政绩拆迁致被拆迁户1死4伤之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