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拆迁案例——黄金地带私企免拆维权实录

作者:黄艳 来源:北京在明律师事务所网站 发布时间:2013-04-26 15:59:43 点击数:
导读:【事实概要】2011年4月末,新近接受了叶寅初(化名)拆迁维权委托的杨在明律师、杨念平律师与王家才律师一行三人来到河北省唐山市玉田县,此时正值草长莺飞的浪漫时节,但见满城碧树堆烟,青葱的颜色仿佛画家妙笔之下…

【事实概要】

2011年4月末,新近接受了叶寅初(化名)拆迁维权委托的杨在明律师、杨念平律师与王家才律师一行三人来到河北省唐山市玉田县,此时正值草长莺飞的浪漫时节,但见满城碧树堆烟,青葱的颜色仿佛画家妙笔之下那抹随性的淡彩,而那红粉嫩白的杏花则宛若九天仙女挥洒而就的冰绡霞帔,丝丝寸寸掩映在鳞次栉比的高楼广宇中。

三律师的目的地是叶寅初经营九年之久的一家以给水、排水管材、管件、塑料周转箱、塑料托盘、桶制造销售为经营范围的塑业有限公司。该公司位于玉田县鸦鸿桥镇中心,占地15亩(早期由叶寅初向村委会租赁所得)。2011年伊始,县里开始积极推进国际商贸城、仓储物流中心项目,叶寅初的塑业有限公司被划入拆迁范围。根据拆迁评估结果——《国际商贸城、仓储物流中心项目征用补偿价格评估结果明细》,塑业有限公司可获补偿总额约737万元,距离叶寅初详细计算得出的“合理补偿最低值”——1500万元相距甚远。于是,叶寅初决定依法维权!

杨在明等三位律师依托法之公器,仅耗时一个月便将委托人的维权之旅送入理想之境——拆迁方变更拆迁计划,放弃拆除叶寅的初塑业有限公司!这一结局是叶寅初未敢期盼的挟泰山以超北海一般的至佳局面,所以他是心潮澎湃,激动不已……

【办案掠影】

办案第一阶:项庄舞剑篇

就在接受委托的当日,杨念平律师便写就一封不同于以往的《律师函》——此函的递交对象上至唐山市人民政府、唐山市国土资源局,下含玉田县人民政府、玉田县国土资源局、玉田县鸦鸿桥镇人民政府。在这封打破了“一对一”字面信息传递常规模式的《律师函》里面,杨律师剖析了拆迁项目属于集体土地上非因公共利益需要之拆迁的本质,并进一步指出:依照法律规定,这类拆迁的补偿安置标准应当由建设项目用地单位与拆迁户自愿平等协商确定为根本原则。

寓理于法的文字,有如一把利刃破空直直插入涉案拆迁项目的核心区,超轶绝尘……这字句间堆砌出的理想轨迹能否及时扭转那凡尘里追逐利益的歧出之路?

办案第二阶:飞来横祸篇

2011年4月28日——杨念平律师致函五行政机关的次日,玉田县国土资源局向叶寅初作出了一份《国土资源违法案件行政处罚决定书》,认定其塑业有限公司为非法占地建成,应在限定期限内拆除,恢复土地原状,退还占用的土地,并处人民币22.56万元的罚款。

这封指鹿为马的行政处罚让叶寅初顿时有如热锅上的蚂蚁一般备受煎熬,毕竟,这纸处罚决定书宣告了塑业有限公司难逃变相强拆结局的命运,而强拆却是每一名尚未贴近拆迁补偿安置之理想的拆迁户不能承受之重。

面对地方政府部门的选择性执法以及委托人的巨大精神压力,杨在明、杨念平、王家才三位律师迅速采取了应对措施——向唐山市国土资源和房屋管理局提起行政复议,请求依法撤销被申请人玉田县国土资源局向叶寅初作出的《国土资源违法案件行政处罚决定书》的具体行政行为。三位律师在复议申请中鞭辟入里地驳斥了被复议行政行为的两项“软肋”:其一、该处罚决定认定事实错误,申请人叶寅初系塑业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租地建厂的行为与申请人无关,被申请人向申请人作出处罚决定显属主体错误;其二、该处罚决定的作出违反法定程序,剥夺了申请人的陈述、申辩、听证权利。

该行政复议提起后,震慑住了强大拆迁利益联盟体的蠢蠢欲动,而强拆之说,亦仿佛不曾真实过,只不过是一绺残梦而已。不过,久经维权沙场的三位律师非常清楚,平静的背后,可能正酝酿着一个新的B计划……

办案第三阶:石破天惊篇

平静的空隙里,杨在明、杨念平二位杨律师以及王家才律师未有丝毫松懈,经过再一次的案件讨论后确定了化被动为主动的维权方略——深入拆迁项目“腹地”,一探项目合法性虚实,因为根据委托人反映的情况,动迁以来拆迁人从未公布过拆迁公告等诸如此类的信息,也没有组织过任何形式的听证,很可能是一场权力大棒主导的无证拆迁。很快,三律师便将两份政府信息公开申请提交至玉田县人民政府,请求公开国际商贸城、仓储物流中心项目的立项行政许可文件以及征地批准文件。

很快,信息公开申请便有了回音:国际商贸城、仓储物流中心项目既没有立项批复文件,也没有征地批准文件。一言以蔽之,杨在明等三位律师的无证拆迁猜想得到了现实的无情论证。得知结果的刹那,三律师可谓是心有千千结,悲欣交集:既为维权空间的放大而喜,又为地方拆迁的现状而忧!

办案第四阶:定纷止争篇

无疑,叶寅初代理律师的新发现触动了拆迁一方那最为敏感也最为脆弱的神经。眼见违法拆迁已然无处遁形,拆迁方索性一不做二不休,由玉田县供电局对叶寅初的塑业有限公司实施断电。断电对于任何一家生产企业都等同于灭顶之灾,塑业有限公司也概莫能外,生产经营立时陷入瘫痪。叶寅初连忙找到玉田县供电局要求恢复供电,但让他始料不及的是,玉田县供电局表示:为了配合拆迁工作,他们无能为力。

五月的阳光,虽然已经夹带了初夏的韵味,却无法驱逐叶寅初此时此刻心底的炎凉之感。他的维权卫士们——杨在明、杨念平、王家才等三位代理律师,也在他几近绝望的边缘处及时出现。因不得违法断电逼迁在新征收条例第27条中是有明确规定的,三律师联袂写就了一封字字珠玑的《律师函》,并以迅雷之速提交给玉田县供电局,要求立即恢复供电,并依法赔偿叶寅初的塑业有限公司因停电造成的全部损失。

维权强音的及时发出,光火石电般穿透了拆迁方的逼迁阴谋,给那意欲肆意乱舞的权力戴上了重重的枷锁。6月伊始,被束缚住手脚的拆迁利益联盟体正式通知叶寅初:当地政府已停止对其塑业有限公司的征收拆迁。

【律师说法】

随着拆迁烽火在全国一二线城市燃烧了个十之八九以后,三线城市乃至城市近郊、城中村、城乡结合部等地区也相继“起火”。隔岸观火之余,笔者不禁回忆起六年前刚刚接触拆迁法律事务时那稚嫩的形势判断: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集体土地拆迁在近两三年的时间里越来越火,这是由我国集体土地面积广阔以及房地产开发资源扩展所共同决定的。但沉恸的是,我国并没有独立的、体系的集体土地拆迁法律规范。根据中央纪委、监察部发出的通知,在《土地管理法》等法律法规作出修订之前,集体土地上房屋拆迁,要参照新颁布的《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的精神执行。政府有关部门、拆迁人应当根据《物权法》、《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国办发[2004]46号《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控制城镇房屋拆迁规模严格拆迁管理的通知》、国办发明电[2003]42号《国务院办公厅关于认真做好城镇房屋拆迁工作维护社会稳定的紧急通知》、国办发明电[2010]15号《国务院办公厅关于进一步严格征地拆迁管理工作切实维护群众合法权益的紧急通知》、《国土资源部关于进一步做好征地管理工作的通知》等有关法律、法规之规定,严格依照征收拆迁的法定程序进行——这一红头文件就是目前举国上下关乎集体土地拆迁位阶最高的规范性法律文件了。

所谓无规矩不成方圆,一天没有基本法规制集体土地上的房屋拆迁,丛林法则就会若隐若现地左右地方拆迁维权现状一天,而中央政府的红头文件也会因羸弱而有被束之高阁的极大可能。因为——强者靠特权或金钱就可以强制弱者!那么,弱者的出路又在哪里?或许,这个问题本身即是一个智者见智仁者见仁的命题,但在笔者看来,法律是他们唯一的倚靠:通过法律震慑违法行为,以一个一个最微不足道的各个击破最终实现强弱双方的地位扭转,实现相对的对等格局,使双方秉持真正的契约精神完成价值等位交换!

 

上一篇:河北拆迁案例——如何突破拆迁维权绝境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