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拆迁案例——县委、县政府违法拆迁,54户拆迁户维权

 来源:北京在明律师事务所网站 发布时间:2013-04-25 16:42:23 点击数:
导读:【事实概要】大规模拆迁在短短十年内开始按照一线城市——二线城市——三线城市之潜在规律快速扩散开来。浸没于这一无法阻却的形势之下,有那么一批人,“拆迁户”将是其抹不掉的宿命命名。不过,祸兮?福兮?2009年8…

【事实概要】

大规模拆迁在短短十年内开始按照一线城市——二线城市——三线城市之潜在规律快速扩散开来。浸没于这一无法阻却的形势之下,有那么一批人,“拆迁户”将是其抹不掉的宿命命名。不过,祸兮?福兮?

2009年8月上旬,江西省赣州市安远县县委、县政府举旗挂帅,启动沿江东、西路南段商业开发拆迁改造项目。2010年3月30日,安远县县委、县政府张贴了一份只有寥寥数语的拆迁公告:“拆迁人:安远县土地收储中心,拆迁时间:2010年6月30日前,拆迁范围:沿江东、西路南段共434户”。随后,一场极尽刻画“拆迁猛于虎”主题的红色拆迁便去势汹汹地“飞入寻常百姓家”。

剪影一:红色语录

为威逼拆迁户们在拆迁协议上签字,安远县人民政府成立的拆迁办主任何某某如是说:没有和谐拆迁,有本事你们就去上访,看你们胳膊能不能拗过大腿……

当拒绝签协议的个体经营户遭到隔三差五的检查、找麻烦、找毛病进行罚款(少则成千上万,多则几十万)、封门而颇有微词时,拆迁办魏某某如是说:你们去告吧,看你们有什么办法……

剪影二:红色强势

1、从2010年4月26日起:各单位干部职工本人或亲属是被拆迁户而未签字的,开始停止或调边远山区工作;

2、2010年8月11日:下发通知,变相要求有关部门停电、停电视信号;

3、2010年8月2日:县土地收储中心捏造事实、歪曲真相,对12户被拆迁户提起房屋拆迁裁决申请,以示以儆效尤。随后,县房管局工作人员将已“代为写好”的“已在家答辩”的《答辩通知》送给前述12户被裁决的拆迁户,要求其签字。如有不配合者,县房管局也不会通知其参加答辩。企图将针对这12户的裁决程序秘密且快速的完成,尔后依裁决冠冕堂皇地启动强拆程序的用意可谓“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4、2010年12月:县政府将大部分使用权仍属于被拆迁户的土地以每平方米2200元的低价拍卖给赣州油富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有拍卖成交公告照片为准),堪称黄金地段的出卖价格竞比三级地段每平方米的标准价低了4000多元。据悉,赣州油富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有县政府领导、干部大量参股;

5、拆迁全程,评估机构由县政府单方聘请,评估价尽显“长官意志”,不循市场价,评估结果则“三六九等”,补偿标准低的仅二三百元,而高的每平方米一万多元,另统一规划统一标准中的同栋房屋有的能多出几十个平方米、十多万块钱。一言以蔽之,可归结为四字箴言——乱象丛生;

6、政府制定的格式拆迁协议只含拆迁户“同意拆迁”的义务,却不见拆迁人“补偿安置”的义务。

剪影三:株连拆迁

1、拆迁户A:在公安局工作的儿子于2010年12月被公安局辞退(被辞退后在县城一家酒店打工,该酒店也遭检查被停业),原任县城邮政储蓄所主任的儿媳于2012年元月被停工作,原任财政局股长的女婿于2012年2月调边远山区蔡坊,原在车头工商所的女儿于2012年2月8日调边远山区天心;

2、拆迁户B:丈夫、儿子、儿媳、女儿、女婿等家人于2010年4月25日被停工作,并于2012年2月9日全部被流放到边远山区。其夫原在新龙中心小学,调至高云山;其子原在安远一中(高中教师),调至塘村初中;其儿媳原在县教育局校建办(编制寄放在龙布中学),调至岽坑学校;其女原在县城东江源小学任教务处副主任,调至浮槎中心小学任教;其女婿原在新龙中学任校长,调至双芫初中任教。

3、拆迁户C:在迎宾馆任财务工作的儿媳于2012年2月被辞退;

4、拆迁户D:在欣山派出所工作的儿子、在县人民医院工作的儿媳都被辞退;

5、拆迁户E:县公安局经侦科将其经营的灯具店查封,并罚款15万元;

6、拆迁户F:其经营的来料加工小作坊被查封;

7、拆迁户G:其经营的早点店被查封;

8、拆迁户H:其经营的豆制品(腐竹)加工作坊被查;

9、拆迁户I:县公安局经侦科介入,对其有股份的液化气站进行突击检查,并罚款数百万元,交不上罚款话就抓人。而如果负责动员其他五兄弟一起在拆迁协议上签字,则可息事宁人;

10、拆迁户J:县公安局经侦科介入,将其有股份的车辆维修厂、停车场查封,以此胁迫其签订拆迁协议。

11、拆迁户K:六年前,他人将一弃婴放在其三轮摩托车上,抱至村委会、镇政府、计生委、民政局都叫其抚养,K遂将弃婴抚养并为之上好了户口,但动迁后计生委以此为由要对其罚款五万余元,但只要签了拆迁协议就没事。

……

县委、县政府凭借权力大棒挥就的违法掠夺式拆迁,让遭遇拆迁猛虎的人们无一不觉如置身数寒冰雪之中,长日里五内茫然,寒心不知所以。此后,大大小小的拆迁冲突在这方有着“中国脐橙之”、“中国楹联之乡”等美誉的土地上不断如火如荼地上演,全体被拆迁户到县委举行抗议,派代表到省、中央上访更是经常演绎最朴素的官民对抗……

2010年9月25日,54户拆迁户代表进京上访,并咨询了有关专家。相关专家高屋建瓴地指出,在解决纠纷的方式中,法律是维护公平、正义的最有力的武器。于是,代表们踏入了中国第一拆迁律师团的接待室,并委托了杨念平律师与纪召兵律师依法维权。“民治为本、法治为用”,这一场集体维权大行动能否步步为营?

【办案掠影】

初见众委托人时,他们眼眸中眨巴着的忧心忡忡久久地令杨念平律师、纪召兵律师无法忘怀,即使几年来的拆迁维权生涯早已使他们见惯人们在拆迁这片深不见底的海里沉沉浮浮。如何才能化解这些背负着晦涩拆迁命运的人们那岿然不动的拆迁危机?

办案第一辑:南下安远,不战而屈人之兵

“秋风起兮白云飞,草木黄落兮雁南归”。2010年的秋天,染黄了赣南的泛泛风情,而深谙“磨刀不误砍柴工”古训的杨念平律师、纪召兵律师则来到了安远县走访54户委托人,了解情况、掌握最真实、全面的案件细节,以便对症下药。

承办过不少起集体拆迁维权案件的杨律师与纪律师体会颇深:这类案件具有一大独特之处,即委托人的多数性,故理顺什么时候分案处理、什么时候同案处理非常有必要。同时,将当事人团结起来,让多元的智慧碰撞出新锐的解决问题之法,也是相当地有价值。为此,杨律师、纪律师耐心细致地把维权的基本思路、具体实施方案及可能遇到的突发情况等内容一一讲述给了委托人们,将其维权信心、决心与组织配合意识均推到了一个高度,为随后维权方案的良好实施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京城赫赫有名拆迁维权律师团队律师的到访,让久居阴霾之下的拆迁户们热血沸腾,但也让阴霾的始作俑者们如坐针毡。因此,杨律师与纪律师到达安远的第二日,便接到了当地政府的邀请,称政府要召集领导班子和律师座谈。对于这项邀请,杨、纪二位律师如约而至,因为以谈判方式解决问题无疑是拆迁维权的理想之境。这轮“长官意志”与“百姓心声”之间的间接对话,县委领导、县政府领导、拆迁办领导、政府法律顾问以及杨律师、纪律师及部分维权代表齐聚一堂,对拆迁中的法律问题、政策问题、老百姓的生计问题进行了“双边沟通”。

正所谓“会哭的孩子有奶吃”,谈判过后,拆迁方一度对聘请律师维权的54户拆迁户采取了偃旗息鼓的姿态。岁月过往,有如白驹过隙,数不尽安远人的家园梦在尘嚣里散作云烟,独有一群人,因暂时绊住了拆迁的触角而暂得一方宁静天空,“汉霄苍茫,牵住繁华哀伤”。

办案第二辑:法的较量,玉汝于成践行篇

赢得了第一篇章的胜利,杨念平律师与纪召兵律师却未有丝毫松懈,而是紧接着提起拆迁许可证诉讼,进一步扩大维权主动优势。54户拆迁户状告安远县房管局颁发的《拆迁许可证》,如同在太岁头上动土,在安远县掀起了轩然大波。所有安远人,都翘首以盼这个“惊天诉讼”的应然结果。

然而,安远县法院采取了最消极的办法应对——不予立案,也不予出具不予立案裁定,即便立案者几十次申诉追踪。后,杨律师、纪律师依法向赣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直接起诉涉案拆迁许可证,然“闭门羹”依然。面对这畸形的地方司法之状,杨、纪二律师也向省政法委、省人民检查院、省高级人民法院进行了情况反映。历经万般艰辛,此案的立案之路耗时一年半载方走到尽头——2012年2月,安远县人民法院受理了54拆迁户诉安远县房管局所作拆迁许可具体行政行为违法一案。

拆迁许可诉讼立案得胜,不仅让维权者联盟看到了依法维权的寥寥星光,更为杨念平律师、纪召兵律师劈开了更为宽广的维权舞台——行政诉讼适用被告对被诉具体行政行为进行合法性举证的证明责任分配制度,故此,身为被告的安远县房管局为证明被诉拆迁许可行为的合法性,提供了申报拆迁许可所提交的立项手续、用地手续、规划许可手续以及拆迁方案、拆迁计划等手续。

在中国现阶段,拆迁手续百分之百合法完备堪比天方夜谭,何况于违法重重的安远县委、县政府主导的拆迁个案。了无悬念地,杨、纪二位律师斩获了尘封多时的拆迁系列手续:安远县发展和改革委员会所作《关于安远县沿江东西路二期老城区改造项目的立项批复》、安远县政府所作《关于收回国有土地使用权的公告》、安远县建设局所作《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安远县国土资源局所作《建设用地批准书》。一一洞察上述拆迁前置行政许可违法全貌后,杨律师与纪律师将四纸诉状再次提交至安远县人民政府。然而,立案难再一次横亘而至。较量,仍将继续……

办案第三辑:风起云涌,24户委托人的功成篇

2012年3月,安远县政府再一次大行“株连拆迁”,而针对的对象,则是最后的“漏网之鱼”们——54户依法维权的拆迁户。54户家庭中,共计76人受到不同程度的逼迁,举之如:拆迁户a持股的车辆检测站被县公安局经侦科查封,另一持股的长途客运班线被责令停开,只有动员其父与三个兄弟一起在拆迁协议上签字才可恢复营运、拆迁户b的2个儿子与2个儿媳都被调到边远山区、在县城供电局工作的拆迁户c被调至蔡坊,而其在县国土局工作的弟弟与弟媳则被停职。而与此同时,安远县房管局也重拾早已被国务院新拆迁条例“雪藏”的裁决制度,选择了几户拆迁户下发拆迁裁决,以儆效尤,辅佐县委、县政府逼迁。

面对呈现抬头之势的猖狂逼迁,杨念平律师、纪召兵律师一则针锋相对地对违法裁决提起行政复议加以救济,行政复议遭赣州市房管局决定维持后,更以行政诉讼继而为之;一则有条不紊地推动了舆论监督程序,相关媒体找到安远县县委、县政府就县内违法拆迁予以调查、采访。这一举措有如一颗重量级的“炸弹”,在安远县炸开了锅——县委、县政府停止了高调违法逼迁,再次召开紧急会议,研讨解决方案,并与54户拆迁户积极进行接洽,重新协商补偿安置问题。

截至2012年10月,54户依法维权的拆迁户中,已有24户签订了理想的《拆迁补偿安置协议》,而所获货币补偿标准,由原来的3500元每平方米增加至6000元至8000元每平方米。

安远一案,从2010年到2012年,演绎着不停探索正义的各般艰辛。那些从拆迁暴风雪中一路走来的人们,有人否极泰来,亦有人继续追寻。拆迁猛虎呼啸,依法维权不易,千秋胜负在于理,细嗅蔷薇察芬芳……

【律师说法】

“没有利益,就没有存在的意义!”这句话是曾经叱咤整个中国商坛的三株帝国创始人吴炳新的至理名言。时至今日,拆迁浪潮在全国各地一阵高过一阵的局面已经成为国人耳熟能详的客观存在,而这句赤裸裸的宣言恰恰能成为一种由衷的解释:正是因为拆迁暴利的存在,全国各地,无论是繁华大都市,还是浪漫小城市,甚至宁静小村庄,都一一落入了拆迁的魔盒里,演绎着不同曲调的拆迁情节。

纵观拆迁这一中国现代化进程中的宏伟现象所呈现出来的特点,各项资源大多为拆迁人控制,被拆迁人与拆迁人居于不对等地位。尤其像本案这种县委、县政府直接冲到台前主导拆迁的情况,被拆迁人的劣势地位更是毋庸讳言。身陷其境的被拆迁人只有具备良好的心态,才有可能积极应对拆迁,获得合理补偿。影响良好心态的因素一般包括以下四方面:对拆迁法律法规以及相关国家政策的了解程度、对拆迁程序的了解程度、对拆迁补偿的认知了解以及来自拆迁人通过各种手段造成的压力。要实现这一点,被拆迁户可以自立性地救济,也可以通过找律师来实现。前一方案资金成本很低,但无形成本相当高,且成效甚微,尤其在政府主导拆迁模式下更是远远不敌拆迁猛虎;后一方案则是以资金成本为必要代价,但几乎可以面面俱到,最大程度地维护被拆迁人的利益。

 

上一篇: 下一篇:江西拆迁案例——宾馆遇拆艰辛维权,80万补偿终变290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