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拆迁案例——拒绝公开立项与用地批准信息的市政府部门被省政府部门责令履行公开义务

  发布时间:2011-06-13 22:05:37 点击数:
导读:【事实概要】“乡心新岁切,天畔独潸然”,2011的公元纪年踏着冷峭的寒风悄然而至,一名风尘仆仆的来客带着他的拆迁之殇来到了因忙碌而喧嚣的盛廷律师事务所接待室。拆迁律师杨念平律师与纪召兵接待了这名…
         【事实概要】
      “乡心新岁切,天畔独潸然”,2011的公元纪年踏着冷峭的寒风悄然而至,一名风尘仆仆的来客带着他的拆迁之殇来到了因忙碌而喧嚣的盛廷律师事务所接待室。拆迁律师杨念平律师与纪召兵接待了这名痛苦中的拆迁户,原来他叫盘宇天(化名),来自河南省郑州市金水区柳林镇祁圪挡村,而他的痛苦根源就在于石武铁路客运专线郑州动车运用所项目拆迁的程序不公开性与补偿不合理性。盘天宇告知拆迁律师杨、纪二位律师,自动迁以来就只见过张贴的拆迁公告,别的有关文件一概没有看到,而拆迁方对其面积逾1100平方米的房屋给出的补偿标准也远远低于周边地区房地产市场交易标准。末了,他询问道是否可以通过法律途径来实现合理补偿。由于针对盘天宇一户的拆迁程序尚且处于协商阶段,拆迁律师杨念平与纪召兵律师胸有成竹地答复盘天宇维权可行性很高。随后,双方签订了委托协议,一场民生理念与拆迁利益之间的博弈就此拉开序幕……
【办案掠影】
办案第一辑:双政府信息公开申请石沉大海
为了解开扑朔迷离的拆迁信息谜团,杨、纪二位拆迁律师一介入盘宇天的维权个案就将第一维权方略定位于“解惑”。2011年1月15日,二律师以盘天宇的名义,通过EMS快递的方式分别向郑州市发展和改革委员会、郑州市国土资源局申请公开石武铁路客运专线郑州动车运用所项目的立项批复文件、国有土地使用批准文件。
然而,一个多月过去了,两个政府部门却一直保持缄默,仿佛那是“不能说的秘密”,既不不给予信息公开答复,也不予公开政府信息。浑沌的迷雾似乎并未因此而被拨开,巾帼不让须眉的拆迁律师杨念平又将何以为继?
办案第二辑:双行政复议申请柳暗花明
对于部分地方政府部门之于公民政府信息公开申请吝开尊口的现象,拆迁律师杨念平与纪召兵律师已然司空见惯,不过,明人罗贯中在《三国演义》第十一回写到刘备与曹操之间的先礼后兵之典,杨、纪二拆迁律师随后便将这一精髓运用到了盘宇天与郑州市发改委、国土部门之间的信息战中。
继两部门的消极不作为之后,拆迁律师杨念平与纪律师改行之寓理于法,于2011年2月下旬分别向河南省发展和改革委员会、河南省国土资源厅提交了《行政复议申请书》,请求确认郑州市发展和改革委员会、郑州市国土资源局对申请人盘宇天申请公开石武铁路客运专线郑州动车运用所项目的立项批复文件、国有土地使用批准文件不予答复的行政不作为行为违法,并令其继续履行信息公开义务。
杨、纪二位拆迁律师的复议手法为委托人的信息战扭转了时局,因为拆迁有关政务信息在《政府信息公开管理条例》的规定里属于重点公开内容,市、县级人民政府及其部门在收到有关公开申请之后应当当场答复;不能当场答复的,应当自收到申请之日起15个工作日内予以答复。法律的明确规定就是权利被侵犯一方手上的尚方宝剑!于是乎,河南省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与河南省国土资源厅先后做出了正义之判,责令郑州市发展和改革委员会、郑州市国土资源局自接到行政复议决定书之日起15个工作日内依法对盘宇天向其申请公开的事项进行答复。
在正义之判的威力下,郑州市发展和改革委员会、郑州市国土资源局一反常态,积极做出答复书送达给盘宇天。《道德经》中有云:“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这一姗姗来迟的政府信息公开答复由申请程序与复议程序共同催生,而它又萌发出一抹新的维权生机——涉案拆迁项目未进入规划审批阶段。换言之,此种情况下不得进行拆迁施工。这一信息为后续维权铺平了一条通往幸福彼案的康庄大道……
【律师说法】
我之所以看得远是因为我站在了巨人的肩膀上……牛顿如是说。
巨人的力量在于:他使柔弱者变强,使有力者强大。巨人可以是抽象的概念,如同远古神话一般抽象,用以表示力量之源泉;同时也可以是具象比喻的喻体,用以形容那么肉身伟岸或者精神强大的人类个体。在本文,在此处,笔者思维里的巨人无疑是抽象层面力量源泉的化身。
在滚滚拆迁洪流中,拆迁户是相对的弱势群体:一方面,征地、拆迁方面的法律法规明显滞后于社会经济生产、生活的需要,拆迁户们对法律的一知半解根本无法使他们依据一己之力维护自身合法权益;另一方面,在巨大的利益蛋糕诱惑下,地方政府及相关职能部门拆迁热情高涨,而且其在参与过程中公权力又是会被无限扩大,又缺乏行之有效的内外监督。面对固若金汤的权力大棒,拆迁户们的拆迁命运往往脆若草芥,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
在弱势地位先天即成的背景下,拆迁户们要如何从弱到强?拆迁律师杨念平以为,不妨借助巨人之力,创造以弱胜强的神话。那么,在拆迁大时代的故事里,巨人的抽象角色有什么来扮演?笔者认为是法律。虽然法律有其滞后性,但不能因此而全盘否定其价值。立法的宗旨在于平衡社会关系中的权利义务,让强者不至于太强,让弱者不至于太弱。在如此原则下立出的法,即使它有不到位的地方,终归还是一部良法以及一个良善的法律体系。只要善于用法,让自己的情况与有利的法律对号入座,再找准适当的救济途径,如行政复议、行政诉讼、民事诉讼、刑事立案侦查、刑事控告等等,一定能够使公平正义得到彰显。因为此时的弱势群体已经站在了巨人的肩膀上,与胜利维权的结果已经近在咫尺……
上一篇:河南案例——强制拆迁被判决承担国家赔偿责任 下一篇:河南拆迁案例——郑州违法强拆行政复议成功第一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