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企业拆迁案例——企业查封财产的拆迁补偿风波

  发布时间:2011-06-13 22:02:04 点击数:
导读:【事实概要】天津市某造纸厂(以下简称“造纸厂”)一家集体企业,早年因经营不当入不敷出,先后向当地民营企业家乔正合(化名)借款人民币72.7万元。1998年,因造纸厂欠债不还,乔正合起诉至法院要求其…

【事实概要】

        天津市某造纸厂(以下简称“造纸厂”)一家集体企业,早年因经营不当入不敷出,先后向当地民营企业家乔正合(化名)借款人民币72.7万元。1998年,因造纸厂欠债不还,乔正合起诉至法院要求其履行债务。经过两审程序,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对这一债务纠纷作出终审判决,判决要求造纸厂限期偿债。后由于造纸厂拒不履行判决,乔正合向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申请了强制执行。法院受理执行申请后将造纸厂厂房、机械设备全部予以查封。
由于造纸厂厂房、设备都较为陈旧,查封后一直没有拍卖成功,因此一直处于查封状态。而这一查封一封就封到了2011年。因城中村改造项目,造纸厂被列入征地范围。夸张一点来说,“拆迁、拆迁,一步登天”。造纸厂一方瞅准了征地拆迁的实质在土地,虽然造纸厂厂房、设备值不了多少钱,但厂区占地面积较大,算起来补偿款虽说不上天价,但也不菲,于是打起了小算盘,寻思着如何绕开债主乔正合获得这笔补偿款。
2011年4月下旬,造纸厂首次出击:一群身份不明的人员没有任何执法文件,也未经任何法律手续,非法闯入尘封多年的造纸厂,恶意损毁厂区内财产。待乔正合得知消息拨打110报警、警方出警赶至造纸厂,这伙不法分子却已然逃之夭夭。
造纸厂这一玉石俱焚行动——以为把查封财产捣毁了就不必偿债了,声色并茂地演绎了一幅“大千世界百杂碎”闹剧,也让乔正合猛然意识到造纸厂方面的“司马昭之心”。所谓法治时代,合法权利伤不起。“令问维摩,闻名之如露入心,共语似醍醐灌顶”,乔正合迅速委托了盛廷律师事务所拆迁业务部的主办律师——杨念平,希望通过专业人士的力量守卫这份虽不属于自己但却承载了自身合法权利的财产。
【办案掠影】
办案第一阶:刑事立案侦查程序力绝后患
拆迁律师杨念平成为乔正合的权利护航人之后,将维权第一方略定位为“以儆效尤”,即对恶意毁损造纸厂查封财产案件采取铁腕手段,从而防止类似行为的第二次、第三次……发生。
2011年4月末,拆迁律师杨念平以委托人乔正合的名义向天津市公安局东丽区分局提起立案侦查申请,请求查处非法处置造纸厂已查封财产的犯罪行为,并追究相关人员的刑事责任。
刑事追责的分量在造纸厂方面激起了层层波澜,最终,“老赖”们又想出了一个“金贵脱壳”之计:一个参与了毁损查封财产案的小流氓站出来做了替罪羊,主动认罪,并称不知道是查封财产。末了,这一“丢卒保车”的策略帮助造纸厂逃出生天。不过,造纸厂一方也就此安分下来。可是,这方唱罢,那方却又登场……
办案第二阶:雷霆时分智止法院趁机强拆
“人间四月芳菲尽”,2011的日历很快就由4月翻到5月。春末夏初的5月,原本是一个“杨花榆荚无才思,惟解漫天作雪飞”的美丽时节,但乔正合却无暇享受这般良辰美景……
原来,继造纸厂查封财产毁损事件之后,乔正合的代理律师杨念平还向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递交过一份《律师建议函》,一方面请求法院依法排除妨碍,追究相关人员的法律责任,另一方面请求法院向拆迁人发出协助执行通知书,一旦完成拆迁补偿即冻结拆迁补偿款,以保护造纸厂债权人乔正合的合法权益。可是,这一纸建议函不但没有扭转乔正合的悲惨拆迁命运,反倒更进一步雪上加霜。
5月初,东丽区人民法院以及公安人员、公证人员等一队人马200余人带着铲车、吊车浩浩荡荡地开往造纸厂,准备将造纸厂夷为平地。乔正合收到消息后迅速电话告知拆迁律师杨念平。通完电话后的杨律师心里火急火燎,思寻能够阻止这场看似志在必得的强拆的办法。
半晌过后,胸有成竹的杨念平拆迁律师拨通了主管造纸厂司法强拆程序的执行法官的电话,要求法院方面停止程序不合法的强拆。电话那头的执行法官不以为然,并戏谑到:“你杨律师现在赶紧去强拆现场躺着,他们就不会拆了”……而杨念平律师逼轻就重,义正言辞地表示查封财产未解封之前不得进行补偿安置、司法强拆等拆迁程序,如果法院坚持强拆,那么作为债权人的乔正合将保留追求执行法官法律责任的权利。末了,拆迁律师杨念平话锋一转,轻松无比地告知法官双方通话已经正式被录音。
电话交锋之后,拆迁律师杨念平所做的就是等待。终于,她等到了委托人乔正合的来电。这位激动万分的委托人告诉力挽狂澜的拆迁律师杨念平:“执行法官亲自去了强拆现场,后以再和被执行人造纸厂商议为由停止强拆,所以强拆人员全部撤退。”此一刻,“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成为拆迁律师杨念平的淡淡心思写照。
【律师说法】
回顾本案,其核心在于法院查封财产在拆迁中应当如何处理。关于这个问题,新旧拆迁条例都没有做出规定,那么究竟应当如何处理?拆迁律师杨念平做如下分析: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民事执行中查封、扣押、冻结财产的规定》第一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四条的规定,采取查封、扣押、冻结措施需要有关单位或者个人协助的,人民法院应当制作协助执行通知书;查封地上建筑物的效力及于该地上建筑物使用范围内的土地使用权;查封、扣押、冻结的财产灭失或者毁损的,查封、扣押、冻结的效力及于该财产的替代物、赔偿款。人民法院应当及时作出查封、扣押、冻结该替代物、赔偿款的裁定。另外,根据该规定第二十六条第二款:“第三人未经人民法院准许占有查封、扣押、冻结的财产或者实施其他有碍执行的行为的,人民法院可以依据申请执行人的申请或者依职权解除其占有或者排除其妨害”。一旦隐藏、转移、变卖、故意毁损已被司法机关查封、扣押、冻结的财产情节严重,根据我国《刑法》第三百一十四条的定规,当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罚金。
因此,当法院查封财产邂逅拆迁之旅,拆迁双方应当先告知法院,由法院裁定暂时解除查封之后,方能启动该财产的拆迁补偿安置程序与强拆程序等。拆迁补偿款到位后,法院再对该款项进行查封,冻结补偿款。如果未经过前述程序非法对查封财产进行处置的,均可以追求有关人员的刑事责任!
上一篇:天津企业拆迁案例——二步扭转企业用房的强拆命运 下一篇:天津拆迁案例——先拆迁后补偿被判违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