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精品案例 >> 北京 >> 文章正文
北京拆迁系列——镇政府限拆令发错对象被判违法
阅读选项: 自动滚屏[左键停止]
作者:  来源:  阅读:

【事实概要】

周乐(化名)是北京市顺义区李桥镇南半壁店村村民,2001年,周乐自村委会处承包了8亩土地,用于发展养殖产业。后,周乐在承包地上建起了养殖场,干起了鹧鸪、鸡、鹅、羊、狗等养殖,并取得了个体工商营业执照。

2007年,周乐与表兄弟李华伟(化名)在承包地范围内的空地上又建起了一个一千余平米的养殖场,每人出资一半儿,共同发展鸽子养殖。由于养殖经验不足,表兄弟二人的鸽子养殖事业最终以赔本告终,该养殖场便空置了两三年。两人约定,由于建在周乐承包的土地上,养殖场的所有权归周乐,如果遇到征地拆迁,补偿款扣除李华伟的投资款后归周乐所有,以让李华伟能够收回本钱。

2011年,李华伟与别人合伙做生意需要场地,便经周乐同意后将养殖场作为了仓库,并让工人住在那里。

201311月中旬,李桥镇人民政府认定前述鸽子养殖场系在乡、村庄规划区内未取得北京市规划行政主管部门的许可手续进行建设,违反了我国《城乡规划法》第四十一条第一款之规定,属于违法建设,故将一纸《限期拆除通知》下发给李华伟。周乐与李华伟均不服前述限拆令。后周乐委托了杨念平、黄艳律师代为依法维权。

【办案掠影】

办案唯一辑:证据与证据的交锋

杨念平律师、黄艳律师根据周乐的委托意愿,将李桥镇人民政府起诉状顺义区人民法院,主张被告作出的《限期拆除通知》事实不清,请求法院确认其具体行政行为违法。

被诉后的镇政府向人民法院进行了周密答辩,称其工作人员入户调查时原告周乐陈述房屋是李华伟所建,地是原告承包的,而李华伟接收文书时没有拒绝,也没有明示文书不应该发给他,故应当以调查时的陈述为准;另一方面,在场的“租户”也称房东是李华伟。与此同时,被告还向法院提交了一份入户调查时的录像,录像内容正是周乐和“租户”接受调查的场面。综合事实情况,被告请求人民法院驳回周乐的起诉,因为周乐并不具备原告主体资格。

被告的应诉意见和举证内容显然对周乐极为不利!不过,周乐的两位代理律师也做足了“功课”,敲定了“眼见未必为实、耳听未必为真”的诉讼策略:

首先,就原告周乐的不利陈述,二代理律师给出了“合理解释”——在周乐看来,拆违、拆迁是一码事,都是有补偿的,因周乐与李华伟在共同投资亏本后曾约定如果遇到征地拆迁,所得补偿应当先扣除李华伟的投资本钱再分配给周乐,因此周乐才在入户调查时声称房子是李华伟的、地是他的,此表述的真实目的是想将部分补偿直接抵给李华伟;

其次,周乐的两位代理律师说服李华伟作为证人到庭作证,将其与周乐共同投资建房、关于房屋所有权存有口头约定以及其之所以没有拒收镇政府限拆令是因为其误认为该限拆令是针对他另一块承包地上的养殖场下发的事实情况向法庭进行说明;

其三,原告律师提请合议庭法官审阅争议《限期拆除通知》的具体内容,其中并未载明被告所认定的违建的具体地理位置,又由于李华伟在同一养殖片区还有其他养殖场的事实背景,最终导致李华伟误认争议限拆令系对其下发。归根结底,限拆令“张冠李戴”的错误只因被告镇政府工作过于简单粗糙所致。

原、被告各执一词,可谓“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但是,真相只有一个,法院最终能够认定的法律事实也只能有一个。

201412月中旬,顺义区人民法院审结该案,盖棺论定——被告虽然在现场勘验时向原告了解涉案建筑物的建设情况,但就涉案建筑物是谁所建的问题,被告作出被诉《限期拆除通知》时没有向李华伟及相关人员就涉案事实进行调查核实,即将周乐、李华伟共同投资所建的涉诉建筑物认定为李华伟所建,事实不清,原告请求正当,法院依法予以支持!

【律师说法】

在征地拆迁活动中,拆违活动十分常见,拆错“违建”的情形亦不少见。因此,“拆违”孰对孰错不可一概而论,而应当具体视拆除的主体是否享有法定职权、认定违建的事实依据是否充分正确、拆违的程序是否正当、拆违适用的法律依据是否正确等四大方面进行综合判断。本案即属于典型的认定违建的事实依据不充分的错误拆违情形。

违法建筑问题往往牵扯到相关利害关系人的生产甚至生存等重大利益,有关部门在开展拆违工作时不应当一位追求效率,而忽视了客观世界里往往盘根错节的重要细节。如此不仅不利于相对人权益,亦不利于执法严谨严明之要求的落地!

 


】【关闭窗口
    站内搜索
 
    点击排行
·韦某第三人撤销之诉起诉..
·王某诉李桥镇政府违法强..
·北京案例——房屋拆迁中..
·北京案例——违章建筑照..
·河南案例——强制拆迁被..
·北京案例——违章建筑,..
·被拆迁户如何理性维权—..
·北京案例——房屋拆迁中..
·被拆迁户如何搜集相关拆..
·刘某诉北京市顺义区住房..
设为主页  |  收藏本站 | 友情链接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