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精品案例 >> 北京 >> 文章正文
北京拆迁系列——复议撤销乌龙限期拆除决定
阅读选项: 自动滚屏[左键停止]
作者:于一鹏  来源:北京在明律师事务所  阅读:

违建拆迁系列:复议撤销乌龙限期拆除决定

关键词:违章建筑、限期拆除、城乡规划法、行政复议听证

办案律师:杨念平、黄艳

 

【事实概要】

  2014417日下午五时一刻,对于已经在顺义区法院开了一天庭的杨念平律师、黄艳律师来说,这是一个比较轻松的时刻,因为虽然刚刚结束了8个小时的庭审,但马上会有周末的时间来缓解一下疲惫的身心,对两位律师来说这个周末是难得的休息时光。

  可就在此时,杨律师手机上一阵急促的铃声打破了这平静的气氛,接起电话,对方传来急促的声音“杨律师,我李页聿(化名),您快过来一趟吧,我们的厂房就要被他们拆了……”,在一阵问询过后,杨律师才得知,这是顺义区近一个月以来又一起以“拆违”促拆迁的案件。接完电话,两位律师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不顾旅途的辛劳,从顺义区人民法院直奔那个陷入了“拆违”危机的工厂而去。

维权主人翁:发展轨迹遇到转角

李页聿,年过半百,膝下一子一女,二十年前白手起家开始创业,从刚开始的十几人的小作坊发展到几百人的装订厂,几十年的打拼令李页聿一家人过上了令很多人到羡慕的生活。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改革的春风吹响了市场自由经济的号角,李页聿从生活中点滴变化中敏锐的觉察出了社会发展的方向。于是,刚从计划经济思维中转变过来的李页聿,决定自己开辟一片天地,他与后沙峪镇马头村签订了一份承包合同,承包了马头庄村东一方荒废的集体土地,这块地上几间破旧的房屋就是李页聿事业起航的地方。

由于经营有方,装订厂效益越来越好,原有土地上的房屋已经不能满足装订厂的发展需要,亟需扩建。于是从承包开始,到1995年,李页聿在承包的土地上又通过翻建等形式扩大了生产规模。2003年正值非典肆虐期间,为了配合政府工作协调,装订厂的运输线几近停滞,为了提高工厂的运营效率,李页聿在这期间集中建设了一批生产房屋,这些房屋也得到了村委会的认许。

风风雨雨几十年,李页聿在这方不到三亩的土地上真正开辟了一片自己的天地。

然天有不测,就在两天前,装订厂的运营出现了180度的转弯。

两天前,李页聿发现在装订厂的大门上贴着一张白色的小纸片,本以为是小贩贴的广告,仔细一看,却是一份限期拆除决定书和强制拆除决定书,认定崇熙装订厂全部房屋为违章建筑,限于2014417日下午18点之前自行拆除!

20多年的房子,一夜间成为违建,无论从哪方面说这都是讲不过的理儿。对于别人来说,这可能就是几间瓦房,可对于自己,这就是自己半辈子为之奋斗的事业!

思忖了两天,李页聿怎么也没有忍心拆除自己一手打造的这个厂房,两天后,李页聿决定通过法律途径为自己争取权利,经人介绍,李页聿找到了北京在明律师事务所律师杨念平律师、黄艳律师。于是,就出现了本篇开头的一幕。

【办案掠影】

办案第一辑: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介入案件后,两位律师迅速开始着手准备启动司法程序,通过整理本案的书面材料,她们发现企业的各项证件齐全,但却有部分房屋证件缺失,这必然不利于李页聿一方。造成这种局面的原因,一部分是由于《城乡规划法》是2008年才通过,而房屋恰恰建在这之前,当时的房屋建设没有像现在这么规范的规划;另一方面来说,当时由李页聿所承包的土地是由马头庄村村民委员会出面办理了相关报批手续,199311月,李页聿取得了该宗土地的《集体土地建设用地使用权证》,使用证上载明用途为企业。与此同时,因用地面积控制的原因,该使用权证上载明的承包土地面积仅1752平方米,建筑面积约800平方米,与客观建筑情况并不完全一致。镇政府在一二十年间都没有出现处罚措施,却在这个时间点突然来一份违建认定,这中间可能有李页聿的失误,但却不是他一个人的原因造成的。把这些错误的责任全都由李页聿一个人来承担,这显然不符合法治精神,也完全有悖于公平公正的精神。

面对镇政府咄咄逼人的态势,两位律师决定从政府的拆违程序入手。

在拆迁案件中,法律规定了详细的程序来保证利益的均衡,然部分地方政府无视法律规定,为了政绩的最大化,铤而走险,通过程序违法来推动拆迁。

在接受委托的当天,两位律师就连夜制作法律文书,向北京市发改委、北京市国土局顺义区分局、顺义区人民政府、顺义区后沙峪镇人民政府分别发出政府信息公开申请书,申请公开关于崇熙装订厂所占场地所涉的开发项目信息。同时,两位律师向北京市顺义区人民政府提起针对限期拆除决定、强制拆除决定的复议申请。

几天后,政府信息纷至沓来,通过政府信息公开申请,两位律师得知,装订厂所涉及的地块正面临马头庄村土地一级开发A地块项目开发,该项目正在等待北京市政府审批,其具体批文至今仍然没有下文。这一通过政府信息公开取得信息让两位律师甚是欣慰,因为这也就意味着这个阶段该项目不可能有更多的拆迁动作,这也为接下来的维权打开了一个良好的局面。

随后,两份复议申请书均获北京市顺义区人民政府受理。两位律师的快速出击得到了顺义区政府的积极回应。

办案第二辑:拥抱胜利

6月初,两位律师向顺义区政府就该案申请听证,66日,顺义区法制办举行听证会,决定两案合并审理。

听证会伊始,后沙峪镇政府就再次表现出了强势的态度,针对复议申请,镇政府只以“程序合法、没有违反《城乡规划法》、没有法律适用错误”三句话完成了复议答复,一副傲世轻物的姿态俨然一副官僚做派,令人不齿。

听证会上,镇政府提出了新的证据材料——北京市规划委员会作出的《关于XX装订厂规划审批情况的函》,针对这项证据,两位律师经过认真比对,对该函件的真实性提出质疑,首先,该函件大部分内容是由极不规范的手写笔迹完成,不符合政府内部规范文件要求,其次,据律师从以前在顺义区遇到的该类案件中得知,顺义区有关部门曾经从北京市规划委拿到了大量的空白函件,这让人有理由相信该份文件涉及伪造。听证会上,两位律师对听证会主持人提出笔迹鉴定申请。针对质疑,镇政府自知理亏,没有做出进一步回应。

在辩论阶段,杨念平律步步紧逼,乘胜追击;而针对后沙峪镇政府的执法行为,黄艳律师则有典有据的揭露出镇政府以拆违促拆迁的阴谋。两位律师认为:

首先,后沙峪镇人民政府认定的违法建设中包含着崇熙装订厂持有的集体土地建设使用证的1752平米的合法物权,后沙峪镇存在重大事实认定错误。我国长期实行城乡二元制结构,而农村的规划、治理缺位,没有专项的乡村规划法律法规。崇熙装订厂建设行为发生在2008年以前,而以乡、村庄规划标准判断违法建筑是在2008年《城乡规划法》颁布以后。

其次,后沙峪镇政府作出的限期拆除决定针对崇熙装订厂建设用地使用权证以外的建筑面积而言,属于历史遗留问题,属于“尚可采用改正措施”的情形。

最后,后沙峪镇政府所作的限期拆除决定程序严重违法,没有法定立案、调查程序,在作出行政处罚之前没有履行告知义务,在作出限期拆除决定后没有依法进行公告,后沙峪镇政府做出的留置送达方式不合法。

而后沙峪镇政府针对两位律师的意见没有任何进一步意见,还是以“履行职责时依法执行,没有违法行为,不存在程序违法和实体违法的情况”为由搪塞,对于律师的代理意见完全不予回应。整个听证会,后沙峪镇政府代理人仅以《城乡规划法》第65条这一条法条贯穿全场,还妄图“以其昏昏,使之昭昭”,只见树木不见森林的逻辑在镇政府的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

2014613日,顺义区人民政府作出36号复议决定书,认为后沙峪镇政府在作出限期拆除决定过程中没有履行尽到基本的调查、勘验、送达的义务,执法程序存在严重违法,决定撤销后沙峪镇政府作出的[2014]31号限期拆除决定书。

至此,镇政府针对崇熙装订厂作出的两份关键决定,已经有一份决定被撤销,另一份决定在两位律师的努力下,也即将出现结论。至此,为期50多天的救济程序在此告一段落,彻底粉碎了某些利益团体“速拆速决”违法意图,为当事人的合法权益赢得了时间!

听证结束那天下午,李页聿家人与两位律师从顺义区法制办走出,已是夕阳西下,温婉的阳光透过晚霞洒在在顺义府前大街上,静谧安详,路上的行人徜徉在这如水的夕阳光下,这幅图景就像公道正义之光辉,正在一种绝美的光芒照耀在后沙峪镇,教育着、维护者、温暖着这里每个人!

【律师说法】

本案之所以能够较为顺利、快速的解决,得益于办案律师的雷厉风行的办案策略,也离不开当事人对正义的坚持与信仰。本案当事人杨先生是一位有远见、有智慧的创业家。在案发之前,本案当事人杨先生就积极咨询律师相关法律知识,在收到限拆通知后几乎是以最快的速度与律师沟通,这也给律师争取了时间,为维护自身的权利争取了空间。(于一鹏/文)


】【关闭窗口
    站内搜索
 
    点击排行
·韦某第三人撤销之诉起诉..
·王某诉李桥镇政府违法强..
·北京案例——房屋拆迁中..
·北京案例——违章建筑照..
·河南案例——强制拆迁被..
·北京案例——违章建筑,..
·被拆迁户如何理性维权—..
·北京案例——房屋拆迁中..
·刘某诉北京市顺义区住房..
·被拆迁户如何搜集相关拆..
设为主页  |  收藏本站 | 友情链接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