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精品案例 >> 北京 >> 文章正文
北京胜诉案例——巧妙上诉,成功免掉80万元之“债”
阅读选项: 自动滚屏[左键停止]
作者:刘海青  来源:  阅读:

【事实概要】

2011923日,章京京(化名)与腾飞公司(化名)签订了12份《认购书》,约定认购腾飞公司经营的商城内12个商铺,每个商铺须交纳定金2万元,另,双方应于2011928日前签订正式的《商铺经营权转让合约》。签约当日,章京京向腾飞公司交付定金27万元,腾飞公司亦向章京京出具了相应数额的定金收据。

2011927日——原本计划签约的日子,因章京京有所顾虑,未能如期签约,但章京京为表明签约的诚意,再次向腾飞公司支付80万元定金,腾飞公司则再次向章京京出具了定金收据。

不过,章京京最终仍未与腾飞公司签订《商铺经营权转让合约》。而同年12月上旬,章京京向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提起定金合同诉讼,要求腾飞公司退还全部定金。不过,东城法院经审理查明后,认定腾飞公司就《商铺经营权转让合约》最终未能签订并不具有过失,故章京京主张腾飞公司承担违约责任并无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遂驳回了章京京的诉讼请求。章京京不服,向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但二审法院最终维持了一审法院判决。

20139月,章京京以腾飞公司存在缔约过失为由,再次起诉至东城区人民法院,主张由腾飞公司赔偿定金损失27万元,并返还80万元预付款。在定金合同诉讼一案中喜获胜诉的腾飞公司认为章京京的第二次起诉并未引以为然,认为第二个诉一样胜券在握。

然而,201312月,一审法院作出的判决却让腾飞公司瞠目结舌:一方面,一审法院对腾飞公司有无缔约过失的最终认定是“无过失”,就章京京赔偿27万元定金损失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另一方面,又判令腾飞公司向章京京返还预付款80万元。

天黯如铅,云寒似水……拿到一审判决后的腾飞公司在一片灰暗的窘况中找到了黄艳律师,委托其进行上诉维权。

【办案掠影】

办案唯一辑:细节制胜,完美上诉得直

处理过不少棘手案件的黄艳律师在拿到腾飞公司相关案件材料之后,随即展开了案件研究,心细如尘的黄律师发现章京京的遭遇虽然令人同情,但一审法院的判决确实一个错判,随后,黄律师根据整理意见写出了一份洋洋洒洒数千字的上诉状呈交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在上诉状中,黄律师陈列了一审判决三项“硬伤”:

其一,一审法院否定八十万元的定金性质属基本事实认定错误。

(一)争议款项八十万元的定金性质已由生效司法判决确认

201112月,章京京曾以腾飞公司为被告向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提起定金合同诉讼,双方对于章京京先后于2011923日、2011927日支付的两笔款项系定金的事实均与认可,东城区人民法院审结该案后所作(2012)东民初字第XX号《民事判决书》亦判决确认了前述款项的定金性质,而该案二审法院——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2012)二中民终字第XX号《民事判决书》维持了一审判决。因此,章京京先后两次支付的27万、80万均系定金不仅是客观发生的事实,更是生效司法判决确认的法律事实。根据《民事诉讼法》第六十七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九条第一款第五项的规定,前诉已确认事实对后诉同一事实产生确定的免证效力!

(二)争议款项八十万元的定金性质已由章京京自认

前述定金合同诉讼中,无论是起诉阶段,还是法庭审理阶段,章京京就2011923日、2011927日两次支付的款项性质所作陈述均为“定金”。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七十四条规定的自认规则,当事人在起诉状、答辩状、陈述及其委托代理人的代理词中承认的对己方不利的事实,人民法院应当予以确认!

本案一审诉讼中,一审法院在无任何相反证据的情况下,随意变更认定已为人民法院发生法律效力的裁判所确认的80万元定金之事实,严重违反法定证据规则,更导致本案基本事实认定错误!

其二,一审法院审判结果违反“一事不再理”原则。

“一事不再理”是各国公认的一项民事诉讼原则,不仅是成文法系国家还是判例法系国家,在民事诉讼中均禁止“一事再诉”,即除法律有特别规定外,对已提起诉讼的同一纠纷,法律不得再行审理,被告人亦不能请求对自己的同一纠纷要求再行审理。

本案缔约过失诉讼与章京京之前提起的定金合同诉讼涉及当事人主体完全一致,事实完全一致,双方法律关系亦完全一致,章京京的请求事项亦完全一致——在未成功缔约的情况下要求返还以缔约为目的支付的定金,只不过,在定金合同诉讼中,章京京称定金为“定金”,而在本诉一审中,章京京改称定金为“损失”。换言之,本案纠纷中,缔约过失责任与定金责任是完全竞合的,只能择一主张。章京京在主张定金责任失败的情况下,重新起诉缔约过失责任,实则为重复诉讼,一审法院受理本诉即构成错误受理!不仅浪费宝贵诉讼资源,更严重有损法律尊严与法院权威!

其三,一审法院适用法律错误。

一审法院在2013)东民初字XX号民事判决书中阐明,其裁判本案的法律依据系《合同法》第四十二条。前述规定为缔约过失损害赔偿责任条款,明确要求有“过失”,“有赔偿”。一审法院对腾飞公司有无缔约过失的最终认定是“无过失”,那么,依照《合同法》第四十二条的规定,腾飞公司不负有赔偿责任!显然,一审法院适用的法律与认定的事实自相矛盾,构成适用法律错误!

20143月,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二审裁定,认定:其一,章京京以腾飞公司存在缔约过失责任为由提起诉讼,根据《合同法》第四十二条规定,一方当事人在订立合同过程中有违背诚实信用原则的行为,给对方造成损失的,应当承担损害赔偿责任。章京京主张腾飞公司返还80万元预付款不属于缔约过失责任应承担的责任范围。其二,就80万元定金问题,章京京之主张与一审法院之认定均与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在定金合同纠纷一案中作出的(2012)二中民终字第XX号《民事判决书》里认定的定金性质相矛盾。其三,一审法院判决认定腾飞公司不存在缔约过失,但又判决腾飞公司返还80万元预付款构成法律适用错误。综上,二审法院裁定撤销东城法院所作一审判决,将案件发回东城法院重审。

重审期间,章京京自觉胜诉无望,遂主动撤回起诉。该案最终以腾飞公司0责任的理想方式画上句点。

【律师说法】

一审法院认定80万元系预付款是非常牵强的,一则不符合法律概念,二则有悖证据规则:

首先,从法律概念上来讲,所谓预付款,是合同生效之后,一方当事人按照合同的约定预先向对方支付的部分金钱的履约行为!其作用是为对方履行合同提供资金上的帮助,为合同的履行创造条件。可以看出,必须先有合同义务,再有预付款的支付。如果合同都没有成立,就不会有合同义务的约定,更不会产生预付款的履约行为。那么在本案中,双方并未签订《商铺经营权转让合约》,主合同不成立,预付款的前提根本不存在。

其次,从证据规则而言,2011927日收据载明80万元是定金,而非订金、押金、预付款等,表明双方当事人的意志都在于以该笔资金担保《商铺经营权转让合约》这一主合同的订立,此为其一;其二,腾飞公司向一审法院提交的定金合同纠纷一、二审判决文书已经认定了80万元的定金性质。


】【关闭窗口
    站内搜索
 
    点击排行
·韦某第三人撤销之诉起诉..
·王某诉李桥镇政府违法强..
·北京案例——房屋拆迁中..
·北京案例——违章建筑照..
·河南案例——强制拆迁被..
·北京案例——违章建筑,..
·被拆迁户如何理性维权—..
·北京案例——房屋拆迁中..
·刘某诉北京市顺义区住房..
·被拆迁户如何搜集相关拆..
设为主页  |  收藏本站 | 友情链接 | 管理登录